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專家訪談 新聞中心

      讓城市因地標散發獨特魅力

      宋揚

      2018年12月24日 02:53

      劉嵐
      燕趙都市報

      去往一個新城市,總想尋著地標去看看。地標,不僅是一座城市的形象,它更是城市個性、氣質和風貌的體現,是一座城市文化品位和精神的象征。

      什么樣的地標才是一座城市最恰當的名片?記者采訪了相關的專家學者,大家一致認為,每座城市都有它獨特的基因,地標就是城市獨特魅力的最精準體現。

      亮出城市閃亮名片

      《周末》:什么才能算得上一個城市的地標?

      李惠民(歷史學博士、河北廣播電視大學教授):我認為不能只從建筑的歷史、建筑的高度去定義地標,一個城市的地標應該具有顯著標識性、特定功能性和時代穩定性。

      地標所承載的不僅僅是使用價值,更是一座城市的精神圖騰和文化傳承的可視符號,要有辨識度和傳承價值;有些地標雖早已失去了原來的實用功能,但其所匯聚的文化氣場、所象征的城市精神猶在,也可成為地標。

      石玉新(河北省文史館館員、著名文史專家):城市地標無論是單體建筑還是建筑群落最起碼有三種性質:文化代表性,這里的文化是大文化范疇,它承載的不僅是其建筑本身的文化內涵,還包括城市的歷史文化、時尚文化等等;社會功能性,它可以是聚會地點,也可以是活動中心,一定要有人氣,要給區域帶來活力,給城市帶來改變;時空認知性,說白了就是知名度,不僅本地人知道,外地人也要神往已久。

      《周末》:地標存在有何意義?為什么要推廣地標?

      李惠民:地標對一個區域一個城市的影響,更多的應該表現在其對文化的影響上,通過地標可以強化城市的文化記憶,凸顯城市的文化面貌,進一步改善城市形象。

      地標的價值遠超出建筑本身,更主要地集中在人文內涵、精神層面上,是城市的文化和靈魂,是倡導城市文化精神的物化途徑,也是推動城市發展的重要助推力量。

      梁軍(石家莊學院教授、規劃設計系主任):城市地標是城市文化的濃縮載體,是城市精神內涵的反映,能夠擴大城市知名度與美譽度,喚起當地居民的榮譽感與歸屬感。

      地標還是城市的“外交家”,作為城市形象的核心,它凝練了城市特色,使城市無形的形象有形化。它可以通過自身的影響力聚攏各方資源,提高城市知名度,增強城市競爭力。

      王曉芬(石家莊鐵道大學教授、文化遺產數字化研究所所長):城市是需要對外推銷的,你借助的實物是什么?讓外界記住你的符號是什么?地標,恰恰就是最好的實物和符號,是城市最閃亮的名片。

      地標建設不要“迷路”

      《周末》:隨著現代城市的迅猛發展,一些新地標不斷涌現,但我們也看到,這些新地標趨同嚴重,本土特征逐漸弱化。

      梁軍:這個問題確實存在。城市地標是由城市而起,也是因城市發展而發展,地標從字面上來講,就是一個城市的標識,蘊藏著極具地域特色的城市文化,在傳播過程中逐漸印象化、符號化,逐漸演繹為獨有的城市IP。

      每個城市都有獨有的個性,不同的城市具有不同的歷史人文特征。在不斷推進的城市化進程中,很多城市一味追求“現代感”,忽視對城市“個性”的保留,結果出現了千城一面、缺少特質的局面。城市獨特的文化精髓不斷消失,建筑越來越失去其本身的文化內涵。

      王曉芬:城市地標是一座城市最具標志性的建筑或景觀,它聚焦了一座城市的魅力,是這所城市區別于另一所城市的特色所在,像北京的故宮,上海外灘,都是極具特色和標志性的城市景觀,它會逐漸積淀為一種獨特的城市意象。

      不同地理位置、氣候條件形成了不同的生態環境,不同的生態環境又影響著城市人文環境的形成,每個城市的特點一定是有差別的,表現在建筑風格上也會有不同,而現在城市越來越沒有自己的地域特點、個性面孔,從石家莊走到千里之外的城市,沒有陌生感,看周圍的東西都一樣,建筑一樣,服飾一樣,走進一個城市綜合體,幾乎忘了你是在異地。

      《周末》:追求建筑“個性”,會不會又走向關注新、奇、炫的極端?

      王曉芬:這種現象確實存在,一些地方也出現了不符合大眾審美的怪異建筑。

      地標還有一個重要功能,到一個新城市,可以通過地標來“定位”。在地標項目建設中,我們同樣不能迷失了方向。中國自古以來就講究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所以才形成了獨具中國特色的建筑體系,一個城市一個鄉村,推及到國家,都會有自己的建筑風格和特點,北方的四合院,蘇州的廳堂式建筑,上海的石庫門均各有不同。我們所說的城市地標的“個性”,是保留這個城市的個性痕跡,風土人情、民族特色以及有這座城市的獨特特征和文脈傳承,而不是標新立異。

      城市迅猛發展,新的城市地標不斷浮現,它們如何與城市的歷史文脈相協調,并體現出創新和發展,是城市建設中一個普遍性的問題。歷史雖成過往,但文化依然要傳承,唯有珍惜利用好獨特的文化精髓,才能彰顯城市文化魅力,提升城市神韻。

      城市因細節而溫暖

      《周末》:隨著新地標的不斷涌現,老地標往往受到冷落,這個問題您怎么看?

      石玉新:城市的記憶不是歷史教科書中枯燥的數字和資料,而是活生生存留于城市空間和時間中的歲月痕跡和文化積淀。真正有歷史意義、有文化價值的老地標建筑,對于城市是不可或缺的。每個時代都在城市建設中留下了自己的痕跡,歷史文化是現代文明的濫觴,新老地標的更迭也是城市發展脈絡的延續。

      王曉芬:不同地標代表了城市不同的歷史記憶和發展階段,城市記憶就應該通過這些地標實物代際傳遞,而不是讓城市歷史成為大槐樹下的故事。

      《周末》:對地標保護有什么建議?

      石玉新:城市本身不可能有自覺的記憶,需要我們主動地去保護。對地標的保護,不是把建筑作為文物保留下來,而是要科學的開發利用,讓地標發揮其傳播城市影響力、擴大城市知名度的功能,給城市帶來社會經濟效益。

      但開發利用不能一味追逐商業氣息,要把城市特質、文化價值充分挖掘和體現出來,這樣的地標才更具生命力。

      王曉芬:代表城市文化和精神的重要地標需要保護,承載百姓鄉愁的街角記憶也應該適當保留。

      在城市建設或改造過程中,我們不難看到,建筑標準化,店面統一化,街巷雷同化,從外觀上,南方的,北方的,沿海的,內陸的城市幾乎沒什么區別,我們只能通過文字來區別它們的不同。

      城市里大大小小的建筑各自帶著不同的印記,溫暖了不同年齡段的人們對過往歲月的記憶。龍應臺說過:“一座城市所擁有的歷史和記憶、它所呈現的豐滿繁密的生活細節才是它真正的魅力所在。”

      讓老百姓觸動心弦、印象深刻的地標,往往不是那些宏大敘事,只是微不足道的點滴細節,例如一條保留原有生活氣息的胡同、街巷,一家熟悉的老字號門店的招牌,一處兒時玩耍的墻角、屋檐。正因為擁有這些豐富細節和歷史記憶,一座城市才具有它獨特的性格和魅力,也為人們留下記得住的鄉愁。

      ]]>

      2018年12月24日 10:55
      871
      讓扶貧產業更有生命力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