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科普園地 新聞中心

      戈壁農業:探索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

      馮杰

      2018年12月24日 07:32

      陳克恭 師安隆
      《光明日報》( 2018年12月22日 09版)


      由祁連山脈、河西走廊、巴丹吉林沙漠所構成的“山地—綠洲—荒漠”復合生態系統,是一個生態安全屏障區,以水為主線,集水源涵養、綠洲濕地、防風固沙為一體;是一個生態經濟功能區,其發展直接關系到50萬平方公里內500余萬人口的永續福祉;是一個藏漢回蒙融合發展的民族團結進步區,對維護西北地區社會穩定、邊疆穩固、各民族共同繁榮進步具有重大意義。因此,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是這一生命共同體永續發展的核心要義。


      戈壁農業是在保護好祁連山國家生態屏障的大前提下,按照質量、效率、動力變革的要求,探索走出的一條集生態、經濟、社會效益為一體的生態文明之路。


      1.傳統綠洲農業遭遇水資源瓶頸


      位于干旱荒漠區的綠洲,猶如茫茫瀚海中的小島,既是水脈行經的水草豐美之處,也是人們生產生活的基本承載面。綠洲分為天然綠洲和人工綠洲,水自然流淌養育出天然綠洲,人工引水灌溉培育出人工綠洲。然而,在綠洲系統中,水的總量相對恒定,人工引水多了,人工綠洲面積就大了,天然綠洲面積自然會減小;人工引水少了,人工綠洲面積就小了,天然綠洲面積自然會增加。


      千里河西走廊,自古以來就是農業生產和創新的沃土。它曾經是西北地區最主要的商品糧基地,目前是國家最大的玉米制種基地和優質蔬菜生產基地。本世紀初,我國采取的嚴格限制中游生產用水、保證下游生態用水的強制分水制度,其實質就是通過限制人工綠洲的無限擴大,以保證天然綠洲的合理存在。因此,在“山地—綠洲—荒漠”生命共同體中,水是影響生態系統發展方向的決定性因素,更是經濟社會發展繞不過去的起點,而人們對天然綠洲和人工綠洲的態度也將直接決定著整個生態系統的演進過程。正是在這個時期,張掖市甘州區停止了延續千年種植的“烏江貢米”,整個河西地區大面積壓縮小麥面積,推廣相對耗水少的地膜玉米和高附加值的蔬菜瓜果。


      綠洲農業又稱綠洲灌溉農業,一般分布于干旱荒漠地區有水源保證的山麓地帶、河湖沿岸與沖積扇下端地下水出露的地方。在傳統的綠洲農業生產中,人們往往努力發揮水的比較優勢,引水越多,則意味著耕地越多。人們對水的不懈追逐使得水資源要素這一瓶頸變得越來越細,離其承載極限的“天花板”越來越近,進而導致自然生態用水減少、天然綠洲退化。當退化到一定程度,大自然的報復——沙化就會向人工綠洲挺進,進入一種惡性循環:引水用水越多,沙化面積越大;沙化面積越大,就需要引用更多的水,最終成為人與自然之間的零和博弈。


      2.新型戈壁農業應運而生


      在“山地—綠洲—荒漠”生態系統中,水是相對有限的存在;而河西走廊集中分布著近20萬平方公里的戈壁沙地等閑置未利用的土地資源,反倒具有明顯的比較優勢。兩利相權取其重,在此背景下,戈壁農業應運而生——它充分利用戈壁沙地等閑置土地資源,通過現代化農業科技手段,盡最大可能地精準用水,讓每一滴水發揮到極致,進而使更多戈壁荒地變為耕地。


      “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的本質是指區域經濟特征和產業特征要與區域資源稟賦相適應。河西走廊光照充足、空氣濕度小、病蟲害少、晝夜溫差大、自然隔絕強、祁連山冰雪融水醇美甘洌,本是生產綠色有機農產品的天然基地,但數量增長指導下的耕作技術,導致耕地污染、地力退化、有害元素超標,嚴重影響了農產品的品質和產量;加之對農作物廢料的處理不當,面源污染現象很嚴重。戈壁農業變廢為寶,將秸稈等農作物廢料發酵處理,施肥配方后用作基質,以有機質營養枕形式形成周期性可替換的有機土壤,強化生物滅蟲,降低農藥殘留,有效阻斷有害元素;水肥一體精準施水、施肥,節約了水資源,提高了效率和效益。此外,戈壁農業強調市場需求大數據分析,生產經營精細化管理、智能化控制,通過研發、生產、推廣、貿易一體化的路徑,提高農產品附加值,突破了傳統綠洲農業單一對水或土地等自然條件的高度依賴,實現了向節約要水源、向戈壁要耕地、向科技要產量、向光熱要品質的農業革命性創新,滿足了人們對綠色有機農產品的需求。


      天然綠洲是不可或缺的綠帳子,其面積只可增加不能減少;人工綠洲是錢袋子、家底子,只有鞏固增加,才能保障民生。無論是天然綠洲還是人工綠洲,都關注如何利用更多的水資源擴大耕地,從而求數量、保發展,是處于低層位的被動發展形態;而戈壁農業則關注如何利用更多的土地來擴大耕地,從而護生態、提質量、保發展,繞過了水資源要素的約束,是河西走廊走出困境、破除瓶頸、尋求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作為實現天然綠洲與人工綠洲協同共生的綠色發展之路,戈壁農業是生態文明背景下一場取之有時、用之有度的農業生產革命,是綠洲農業發展的新階段。


      3.將戈壁灘變成“金山銀山”


      轉變生態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之間“矛盾對立”的關系為辯證統一的關系,是寫好生態文明建設這篇大文章的關鍵之處。


      在“山地—綠洲—荒漠”生命共同體中寄居的群眾,上游主要依靠高山牧場,以畜牧業為主;中下游主要依靠人工綠洲,以綠洲農業為主——這種“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生產方式維系了千年,以環境為代價的發展方式已經被證明不再可持續。戈壁農業是農業高質量發展之路,在增加經濟效益的同時,也為優化美化空間布局提供了契機:一是上游的高山牧場大多屬于自然保護區,其生產方式需要轉型,居民需要疏解,以保證自然保護區的自然屬性少受干擾;二是中下游的綠洲邊緣往往是生活垃圾、秸稈等農作物廢棄物的堆積處,環境景觀堪憂,優先選擇此類區域發展戈壁農業,既能充分利用既有的公共服務保障設施,又可以優化美化綠洲邊緣帶,提升農民生活環境質量;三是綠洲沖積扇上端因海拔相對較高、無霜期相對較短,不是傳統綠洲農業的最佳選擇地,而戈壁農業以設施為主、以節水和采光技術為支撐,可有效化解既往不利因素。借發展戈壁農業之機,將處于沖積扇下方的綠洲農業置換于沖積扇上方和兩側,將下方逐步退耕還為濕地,可使“山地—綠洲—荒漠”的整體空間得到充分優化,可謂美麗中國建設和鄉村振興計劃在河西走廊作出的有益探索。


      在河西綠洲發展戈壁農業,就是以強化生態安全屏障為落腳點,以改良既有綠洲農業為突破口,揚棄反思已有綠洲農業發展路徑,在“不新打一口井、不新增用水總量、不改變地表結構”的基礎上,順應自然規律,依靠科學技術,發揮土地的比較優勢,對“山地—綠洲—荒漠”生命共同體要素進行重塑。從該意義上講,戈壁農業以生態的、系統的、整體的視角去考量發展中所面臨的問題,真正將戈壁灘變成“金山銀山”,是一場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農業革命。


      (作者:陳克恭,系甘肅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研究員、西北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生導師;師安隆,系西北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研究生) 


      ]]>

      2018年12月24日 03:33
      592
      漢字在歷史上的三次突破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