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科普園地 新聞中心

      北京胡同名稱與文化演變

      馮杰

      2018年12月28日 02:04

      駱玉蘭
      《中國文化報》


      北京作為一座舉世矚目的歷史文化名城,有著3000多年建城史,850多年建都史,除了巍峨雄偉的長城、金碧輝煌的故宮,哪怕是一條條曲里拐彎的小胡同,也都是飽經歲月滄桑,承載著厚重的歷史和文化積淀。


      一、胡同名稱傳承著歷史的文脈


      關于胡同二字最早出現的時間,一般認為始于元代。元大都南北為經,東西為緯,大街24步,約合36.96米;小街寬10步,約合15.4米;胡同寬6步,約合9.24米。居民區劃分為50坊,胡同街巷413條,坊各有門,門上署有坊名。但胡同的名稱大多是人們約定俗成、并歷經歲月的沉淀流傳下來的。比如元代已經出現的磚塔胡同,即是緣于胡同東口有一座萬松老人塔。磚塔胡同的名稱到現在已叫了700多年。


      老北京胡同名稱的由來大致可分幾類:


      以地標性建筑命名。老北京過去“廟宇甲天下”,從遼金以前,到元、明、清三代,留下的古廟名剎不計其數。各式各樣的寺、廟、觀、宮、殿、庵、閣等,不僅成為所在胡同街巷的地標性建筑,而且大多都成了地名,觀音寺胡同、法源寺街、白云觀街、城隍廟街、玉皇閣夾道、三廟街……一提名稱即可知道昔日的廟宇。據1949年時的統計,其時將廟宇作為胡同名稱的多達605條,占胡同總數的20%。此外,像橋梁、倉庫、碑、樓、塔、門、牌樓等也有不少成了胡同名稱。如銀錠橋胡同、米糧庫胡同、祿米倉胡同、石碑胡同、棲鳳樓胡同、塔院胡同、陟山門街……


      以官衙官爵命名。以官署衙門和官爵來命名胡同,是古都北京作為政治文化中心最為典型的特征之一。比如天安門前西側、人民大會堂舊址上的大府、中府、小府和左府、右府、前府胡同,明代時是前后左右中軍這五軍的都督府所在地;現在的大興胡同緣于明代時設有大興署;察院胡同因為明代這里是都察院的所在地。與“官衙”胡同相比,“官爵”胡同的數量要相對少一些,但像定阜街、廣寧伯街、武定侯胡同、遂安伯胡同等,都是從明代開始并流傳至今的著名街巷。明朝沿襲了歷代爵位的五等分位法,即公、侯、伯、子、男,其中公爵爵位最高,原名定府大街的定阜街的得名,即是緣于明代街中建有定國公徐增壽的府邸。徐增壽是明初大將徐達的次子,因在“靖難”之變中戰功卓著,朱棣建都北京后,便封其為定國公。后來,他的爵號也就成了這條街的名稱。


      以人名和姓氏命名。因人名和姓氏得名的胡同,也是老北京地名的一個特色。將人名作為胡同名兒,大多緣于其人物名聲赫赫,以姓氏為胡同命名,一般都是由于相應姓氏的顯赫人家在那里居住過。劉蘭塑胡同、三不老胡同等,都是以人物命名的,其中最有故事的當屬因明朝三保太監鄭和而得名的三不老胡同。這條胡同名兒表面上看似乎與鄭和無關,其實“三保”就是鄭和的“小名兒”。三不老胡同最初曾叫三保老爹胡同,老爹是對鄭和的尊稱,后來“三保”諧音叫成了“三不”,“老爹”也被漸漸省去了爹字,這便是如今的三不老胡同的演變過程。與“人名”胡同相比,“姓氏”胡同的數量要多很多。像蔣家胡同、方家胡同、朱家胡同、魏家胡同、趙家樓胡同、毛家灣胡同、祖家街……百家姓里有不少都成了老北京的胡同名兒。


      以市場工廠作坊命名。胡同為百姓棲息之地,但一些市場、工廠、作坊等,最早也都建在胡同中。老北京很多叫廠、坊、作、市的胡同街巷名稱,大多都可以追溯到明代。明代被認為是中國資本主義萌芽時期,“廠” 興“市”旺,打磨廠街、王恭廠胡同、盔甲廠胡同、大石作胡同、糖坊胡同、燒酒胡同、油漆作胡同、糧食店街、米市胡同、燈市口……透過這些胡同名稱,仿佛依稀還能看到它們當年的熱鬧與喧器。


      以柴米油鹽醬醋茶和花草樹木命名。過去有“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之說,開門的七件事以及花草樹木都與百姓生活息息相關,胡同名兒中自然會有所反映。柴棒胡同、細米胡同、油坊胡同、鹽店大院、醬坊胡同、醋章胡同、茶葉胡同、棠花胡同、草園胡同等,既溫馨親切又不乏濃郁的生活氣息。這其中,以樹木命名的胡同最多,共計200多條。北京人自古就有植樹的傳統,幾乎每條胡同、每個院落都植有樹木。樹木給人們提供木材、帶來果實,同時也寄予著人們的美好愿望:棗樹寓意早富、石榴寓意多子多孫、桃樹代表長壽、桂花樹代表富貴榮華……不過,這些樹大多種在院子里,在胡同或者大街上種植最多的是國槐。作為北京地區最有代表性的鄉土樹種,國槐曾與側柏一起,于1987年被確定為北京的市樹。槐柏樹街、雙槐樹胡同、四根柏胡同、棗林斜街、五棵松路……北京的樹與胡同相依相伴,將胡同裝點得郁郁蔥蔥、生機無限。


      以井和胡同形狀命名。水是生命之源,水井則是人們居住的胡同中最重要的生活設施,老北京有很多胡同遂以井來命名。如甘井胡同、琉璃井胡同、王府井大街、三眼井胡同……有學者認為,“胡同”一詞最早就是來源于蒙語“水井”,不過也有人質疑,認為“胡同”二字在元代以前就出現了。但不管怎么說,井與胡同是密切相關的。明清時期,幾乎每條胡同都有井,叫“井”的胡同更是比比皆是,直接稱“井兒胡同”的竟多達19條,現在的景爾胡同、警爾胡同、景陽胡同、景豐胡同、沙井胡同等,都是為避免重名從井兒胡同改成的。


      探尋老北京的胡同名兒,會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有水井,索性就稱井兒胡同。另一種情況是胡同“長”啥模樣,干脆就叫啥名,比如大拐棒胡同、小口袋胡同、北月芽胡同、南半截胡同、八道灣胡同、三轉橋胡同……這些胡同名兒既形象又生動,直接叫出了自己的“長相”。


      二、胡同名稱是歷史沿革的“活化石”


      元代在修建大都時,首先傍水劃定一條城市中軸線,然后將主要建筑都建在中軸線上,當時大都的皇宮即是傍中南海、北海和后海而建的。元、明時期的北京城,大河小溪眾多,水源豐沛,因此留下很多河、湖、灣、池、溝、淀、灘、海、潭等與“水”有關的地名,如北河胡同、西湖營胡同、毛家灣胡同、北池子大街、南深溝胡同、大川淀胡同、沙灘北街、海濱胡同、龍潭路、兵部洼胡同、南河槽胡同等,盡管如今這些胡同早已滴水難覓,但它們的名字已成為古城北京地理文化的鏡像,映照出胡同的歷史沿革及其變遷。


      北京的地勢大體上是西北高東南低,龍須溝、水道子、泡子河、河泊廠、金魚池、龍潭湖等地幾乎都是以古河道或河流命名的,其中三里河大街即是因明朝正統年間開鑿的一條河而得名。三里河北起正陽橋東南低洼處,即現在的前門東大街,然后沿南深溝胡同向南,再向東拐至草廠九條,沿薛家灣胡同折向西南,再經北橋灣、南橋灣,一直流至元末的金口舊渠,這條河的終端距當時內城的正南門正陽門恰好為三里,河的長度也正好三里,故名。


      三、胡同名稱折射著歲月變遷


      老北京的胡同名稱見證了歲月的更迭與時代的變遷。


      寬闊的太平橋大街如今是一條南北通衢,它是因當年曾建有“太平橋”而得名的。元時,這條街曾為河道,稱金水河,河水從玉泉山南下至大都義和門入城,流至今西單甘石橋附近注入皇城。明代,這條河改稱大明濠,亦稱河槽,后來水流漸稀,變成了排水渠。清乾隆年間,這條排水渠改稱溝沿。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改明溝為暗河,其上鋪路。但今天人們仍能從“太平橋”的名稱和大街自北向南傾斜的形狀,看到歲月流淌的痕跡。


      當然,也有不少胡同名稱由于變化較大,很難一下子追尋到其歷史的源頭。比如現在的東、西總布胡同,是從清代的總部胡同演化來的。可“總部”屬于哪類官衙?如果追溯到明代,問題就簡單明了了。明代沈榜在其所著的《宛署雜記》中記載:城內地方以坊為綱,坊下分牌,牌下分鋪。“城內各坊,隨居民多少,分為若干鋪,每鋪立鋪頭、火夫三五人,而統立以總甲。”總鋪,即總甲理事之所。


      胡同名稱的嬗變折射著城市的更迭,同時也深深地鐫刻著時代的烙印。在數百年的風雨滄桑中,不少地名或“訛音”或“雅化”,經歷著各種各樣的變遷。比如現在的五道營胡同,明代時是武德衛營駐軍的所在地,后來訛音叫成了現名;機織衛胡同是明代守衛京師的官衙濟州衛署所在地,訛音叫成了機織衛。胡同名稱被雅化的同樣不勝枚舉,像驢市胡同變成禮士胡同,猴尾巴胡同變成侯位胡同,小羊圈胡同變成小楊家胡同,牛血胡同變成留學路,屎克郎胡同變成時刻亮胡同……


      四、胡同名稱保護亟待關注


      老北京胡同的名稱世代相傳,具有其自身的文化認同性與延續性,然而隨著歲月的流逝、城市的發展和推土機的轟鳴,老北京胡同消逝之快令人始料未及。據統計,1949年北京老城區的胡同總數為3250條,1965年為2380條,1980年為2290條,1990年為2257條,2003年為1571條,現在已不足1000條。不少胡同的名稱隨著胡同的消逝已淡出人們的記憶,更有許多胡同名稱如果不翻看老地圖,已根本看不見它們的蹤影……


      如今,北京正加大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建設的力度,按照“十二五”時期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建設規劃征求意見中的內容,北京將成為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交相輝映、具有高度包容性、多元性的世界文化名城。其實,保護歷史和文化就是保護城市的文脈,這其中自然包含了對胡同及其名稱的保護。


      ]]>

      2018年12月28日 10:04
      651
      攻克我國第一顆原子彈“心臟”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