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特色研究 理論研究

      張大千詩詞創作的巴蜀情懷原因探究

      胡小文

      2018年12月27日 01:58

      黃群英,雷欣宛
      《文學教育》2018年第1期

      張大千詩詞創作的巴蜀情懷成為了張大千詩詞的重要特色之一,可謂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正是巴蜀大地的豐饒富庶和開放的格局,使張大千詩詞頗具浪漫綺思,其對巴蜀山水的書寫中,寄托了他濃郁的巴蜀情感。探究其巴蜀情懷形成的原因,無疑可以從更深層面揭示張大千詩詞創作的動力和情感的力量源泉。更深把握張大千詩詞創作中的內在的思想,具有強大的打動人心的巨大魅力。

      一.漂泊異地對巴蜀的眷戀

      張大千詩詞創作,因在外地待的時間太久,就更加思念巴蜀的人和事。而民國時期,戰亂不斷,到處遷移,經受各種戰亂之苦,也是張大千格外關注巴蜀的一切,人在艱難環境中,自然首先想到的就是故鄉人情風物,從詩詞里可以窺見張大千當時對巴蜀的情意。

      在張大千的詩詞中,探究其不同人生境遇下創作的思念巴蜀的詩詞,就可以窺見其內心的真實情感,也就能尋求到他創作這些詩詞的背后內在的思想動力和產生這些詩詞的重要原因。在他的《觀瀑圖》中,“霧眼前便有千里,思蜀箋幅多山夢”,是因為“乙丑秋日,濠鏡樓屋作此遣寂”,而張大千在上海已呆數年,寫這首詩時,就因為遣寂,因為寂寞更加思念故鄉。而他的詩《夢蝶》,“夢到青城古洞前”,在詩后有這樣的記述,“辛巳夏日來敦煌,忽忽四月矣,每思青城舊游,輒有夢為蝴蝶之感。大千居士爰,時重陽又三日也”,從中可以看出張大千到荒無人煙之地敦煌,又是重陽節后不久,所以,人在異鄉,正值傳統的佳節,所以更加思念故鄉,那種急切的心情彰顯無遺,那種對故鄉亦真亦幻的情感正是作者在異地他鄉的情感表達,一個畫家對故鄉的情懷寫得細膩而感人,透過這個記述,可以洞見張大千復雜而深沉的內心,一個情感豐富的畫家,心思自然澄澈地流露出來。一個性情中的張大千形象因這些詩詞而被凸顯出來。

      張大千不斷奔波于北平、上海、南京等地,由于北平的戰亂,讓他更思念故鄉的山水自然,而張大千作為一個畫家、詩人,對人和事洞察入微,有非常豐富的想象力和對故鄉濃烈的情感,所以,在異地,內心的寂寞和孤獨常引發他對巴蜀的情感。而這些情感又自然地融入他的詩詞創作之中,打上了對巴蜀的記憶的情感烙印,成為了他創作的重要標識之一。

      二.異國他鄉對巴蜀的思念

      張大千一生在國外漂泊了很多年,對于他畫作題材的拓寬和技法的提升大有裨益,其畫作得到世界的認可,他在傳播中國文化上功不可沒,而對他個人而言,旅居國外時間愈久。愈對故鄉的一切掛念,是刻骨銘心的鄉愁,一是對祖國的情感,二是對故鄉巴蜀的情感,在他的題畫詩詞里都表現得相當明顯,梳理其部分題畫詩中的對巴蜀的深切思念,可以看出張大千客居異國他鄉的落寞的情懷,從另一層面而言,張大千確實是難以忘記故鄉,他的心靈永遠牽掛故鄉的山水自然和親朋好友。

      張大千初到印度,在題畫詩《故鄉山水》中,“故鄉無數佳山水,寫與阿誰著意看?”一個“阿誰”,一個“著意看”,內心的無奈之情油然而生,找不到共同欣賞故鄉山水的人,有一些惆悵之情。在《思念》中,“已過中秋近重九,山川信美客思家。寂寥秋色無人賞,今歲芙蓉定不花。”這里隱含了多種愁緒,對巴蜀的思念之情.由于是中秋、重陽節等傳統家人相聚的節慶,更能觸動人思念故鄉的人和事,而中國傳統中,總是賦予秋天特別的愁緒,所以張大千在異國的秋天里想到成都的芙蓉花,由中秋、重陽節引發對故鄉的思念,這似乎是游子正常不過的心理。但我們看到的是剛離開祖國的張大千對故鄉的不能忘情。張大千在《題園內種梧圖》詩后面記述移居巴西時,買田種植故鄉的花草,以慰相思之情。一句“亦稍足忘流人之苦也”,可見其內心的苦澀只有寄情于樹木花草,用“三巴”稱巴西,巧妙的表達了對故鄉四川的情感。在《懷鄉》中,詩的首句“不見巴人作巴語”,到詩的結尾“夢中滿意說鄉關”,到詩歌后面記述的“投荒南美八年,曰歸未歸,眷戀故土,真如夢寐中事。漫拈小詩,寫圖寄意”,其對故鄉的真實眷戀的情感毫不掩飾,雖然離別家鄉已八年了,但更加思念自己的祖國,更渴望聽到鄉音,所有的家鄉的美好的事情似乎常出現在張大千的夢中,也只有夢到故鄉的一切才能使他開心,可見,張大千對巴蜀的一切戀戀不忘。在《故鄉牡丹》中,對四川彭山的牡丹花盛開十分想念,詩歌最后一句,“無奈流人兩鬢霜”,多少寫出了張大千年老無奈的辛酸和無奈。

      李永翹先生在《張大千詩詞集》中的研究文章中認為:“張大千的詩歌,抒發了自己思親懷鄉的強烈愁苦,敘述了海外游子的深切悲哀,表達了他對故國家鄉的拳拳苦戀,反映了他濃烈的愛國主義熾熱情懷。”[1]這是他詩歌的重要特質。從以上的詩歌中,可以看到張大千對于巴蜀的情感,在海外漂泊的幾十年,對故鄉的情感絲毫不減,詩里既有惆悵,也有期盼,還有思念帶來的苦澀和滿足,可謂是思念深切,能從其題畫詩里讀到張大千的內心世界。

      三.人老懷鄉之心愈切

      張大千在國外呆過很多地方,從創作的詩里,可見,他在印度、美國、巴西、阿根廷等世界各地方都曾經居住過,足跡走遍世界,他見多識廣,繪畫技藝不斷提升,但他有個心結,就是回到故國,最后不得已選擇臺灣最后定居,在臺灣的歲月里,張大千的心情更為復雜,離家更近卻沒法回來,由于人老病多,更渴望回到故鄉,所以,更把對巴蜀的情感寄托在繪畫和詩詞的創作中。

      在其《戀鄉》詩里,一句“海角天涯鬢已霜”、“萬里歸遲總戀鄉”,寫出了漂泊的人生,戀鄉的情懷始終不變。張大千在《飛泉圖》中寫道:“眼前便有千里思,蜀箋一幅鄉山夢”,用故鄉的紙繪圖,更勾起無限的思念,在詩后記述:“篋中撿得舊制蜀中竹紙寫此,老眼昏眊”,而寫這首詩時張大千已八十歲,對巴蜀的多少情感隱含在字里行間,透露了一個老人對巴蜀的情懷。在《贈張采芹垂絲海棠圖》中,又情不自禁地想起成都,想起家鄉,詩里一句“畫里應嗟我白頭”,對自己年齡發出諸多感概,詩歌的后面記述:“老病纏身,眼昏手掣”,這也是他格外思念巴蜀的人和事的一個重要原因。在《題峨眉佛光圖》中,詩后記述:“峨眉佛光,南海老畫師黃君璧同見之,二人影俱攝入(佛)光中,今不可復得重游也,寫此悵然!八十四叟爰”,道出了晚年的張大千對巴蜀自然風光的迷戀,對友人的追憶,年老不能歸故鄉的惆悵。而在《贈大陸友人青城潑墨山水》中,心心想念的是“青城宅”,一句“看山還是故鄉親”道出了張大千對故鄉山水的難以忘懷,只能借畫抒發對故鄉的深沉的情感。

      張大千隨著年齡的增大,身體狀況不是太好,眼睛也有些問題,而他朝思暮想的巴蜀大地,卻因種種原因未能再回大陸定居,李永翹先生認為張大千晚年在臺灣是這樣的生活境況,“他遙望著僅一海之隔的大陸故土,慨嘆著僅一水之遙尚不得渡,又止不住地心潮起伏,熱淚漣漣!無奈之中,他只好再寄情于詩畫,把自己對于親人的想念與對于故土之情思,和著墨淚,再次融匯于自己的作品之中,以紓解自己的相思情節。”[2]一個年老體弱的畫家,也只能用筆傾述自己對巴蜀的情感,因為巴蜀的山水和相關的人物早已刻在張大千的心里,盡管臺灣也是祖國的一部分,張大千也畫了臺灣的山水,創作了歌詠臺灣的詩詞,但自小留下的對巴蜀的記憶卻揮之不去,甚至可以說,越老越渴望落葉歸根,越渴望回到故土,但終究這一切,成為了張大千生前的遺憾!

      四.結語

      張大千用畢生的精力進行他熱愛的繪畫藝術,其書法和詩詞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他在題畫詩詞中,飽含深情地書寫有關巴蜀的自然美景、人和事,與一般謳歌巴蜀自然山水的作品不同的是,張大千更多的是對巴蜀的深情眷戀,在國內的顛沛流離的生活和在海外漂泊的幾十年,注定了他詩詞中關于巴蜀的情感變得更為熾熱,熱愛與惆悵、無奈、思念等情感混雜,形成了他詩詞作品關于巴蜀情懷的獨特意蘊!在悲情中可見一個畫家的愛故鄉的深情。這些詩詞,皆是張大千人生中最珍貴的記憶,所以,無論是生活中,還是夢中,過去在故鄉經歷的事情都被回憶起,讓本來就情感豐富的張大千常心酸莫名,所以,他的詩詞創作中就常有故鄉的影子,那種強烈的巴蜀意識使其詩詞創作獨具特色,而濃濃的鄉愁具有感天動地的力量,撼人心魄。


      ]]>

      2018年12月27日 09:59
      475
      巴蜀道教文化與四川茶文化的融合與發展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