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國際問題研究 理論研究

      拉丁美洲研究的現狀與反思

      胡小文

      2018年12月18日 01:28

      崔守軍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新世紀以來,隨著中國企業“走出去”步伐的加快,拉丁美洲與加勒比海地區(以下簡稱“拉美”)在中國整體外交布局中的地位日益提升。近年來,中拉國家元首互訪頻繁,中拉關系駛入“快車道”。中拉關系的持續升溫和中國學界對地區國別研究的愈益重視,共同推動了中國拉美研究的積極快速發展。

      一般而言,國際關系研究和地區國別研究是國際問題研究的兩大有機部分,猶如“一體兩翼”。前者是在綜合各類地區現象共性特征的基礎上致力于揭示一般性、普遍性規律;后者則致力于區域國家的地方性、精細化和個別性研究,旨在深入了解地區規律,為國家制定更為精確的對外戰略提供現實指導。

      在新的起點上,加強拉美的地區國別研究,既有利于構建中國特色的國際問題研究體系,又有利于“一帶一路”倡議與拉美戰略對接,具有重要的理論與現實意義。在新的形勢下,檢視當前拉美地區研究的現狀與不足,有助于提升中國拉美研究的規模、層次和質量。

      加強“自下而上”研究路徑

      當前,高校和智庫中的拉美研究機構在數量上呈現出蓬勃發展的態勢。中國第一所專門從事拉美地區研究的機構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在相當長的時間里,在全國高校和智庫內專門從事拉美研究的機構鳳毛麟角。出于服務于中國總體外交的需要,2011年中國教育部發起“國別和區域研究培育基地”項目,各高校普遍加大了對區域國別研究的重視程度,拉美研究也隨之迎來“春天”。2015年“中國—拉共體論壇”首屆峰會的召開,標志著中拉整體合作順利起航,進一步推動高校發展拉美研究的熱忱。目前,中國高校已有60個拉美研究中心,在數量上實現了“跨越式”發展。

      然而,除了當前“自上而下”的官方推動路徑之外,拉美研究也需要“自下而上”的研究動員機制。加強拉美研究,高校層面應充分激發教師的研究積極性,在論文發表和考評機制上對地區國別研究予以適當變通。一方面,一些研究中心沒有嚴肅的學術出版物,一些學術活動成果難以“落地”。另一方面,在有實力開展學術研究活動的機構中,尚缺乏有力的學術期刊等成果發表平臺。

      加強國別研究能力

      拉美領土面積逾2000萬平方公里,人口規模近6億,有33個國家和地區,是世界上發展中國家最為集中的大陸之一。拉美各國國情千差萬別,既有巴西、墨西哥這樣人口過億的新興大國,也有加勒比海地區人口不足百萬的“彈丸島國”。當前,學界對地區宏觀性、一般性議題研究較為深入,如拉美地區一體化、左右翼政黨執政周期、區位投資優勢、“中等收入陷阱”、資源民族主義、基礎設施瓶頸等議題;但對地區中觀和微觀層面的關注度較少,社會性實踐和田野調查尤為匱乏。區域國別研究不能僅研究一般性現象,還應從一國的國家發展競爭力、國內政治經濟走向等角度出發,在內外一體的研究視角下孜孜以求。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舊有的拉美歷史與概況研究已不能適應新形勢的需要,深入研究拉美國家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方面情況尤為迫切。從中國全球伙伴關系網絡體系的構成看,中國已與拉美地區的巴西、委內瑞拉、墨西哥、阿根廷、秘魯、智利、哥斯達黎加、厄瓜多爾、烏拉圭和玻利維亞等10國建立了“戰略伙伴關系”。對上述很多國家的中微觀研究都落后于外交實踐的需要。此外,對中美洲和加勒比海的研究幾乎處于空白狀態。目前,巴拿馬、特立尼達和多巴哥、安提瓜和巴布達等國都已經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共建協議,但中國學界對這些國家的情況還知之甚少。因而,學界亟須加強具有針對性的國別研究。

      兼顧定性研究和定量研究

      定性分析與定量分析是社會科學領域中兩種基本的研究方法。前者通過挖掘問題、理解事件、分析人的言行來對現象進行“質”的研究;后者則運用量化統計對特定研究對象進行“量”的檢驗和分析,具有探索性、精確性和預測性等特點。當前,中國學界的研究多偏重于運用定性研究的方法尋找社會現象或事物的矛盾變化規律。定性分析雖然便于操作,但其結果往往有較大的主觀性,缺乏精確性和預見性。例如,在研究“中國在拉美地區的經濟影響力在何種程度上轉化為政治影響力”等問題時,定性分析往往難以勝任,需要采用定量分析予以研究。

      在定量研究方面,美國學界成果突出,值得中國借鑒。例如,美國范德堡大學創建的“拉美公共輿情研究項目”,對拉美30多個國家的民意輿情進行量化調研,每年都出版數十篇高質量的學術論文和政策報告,有超過30年的實操經驗。中國學界在量化研究方面需要奮起直追,補齊短板。

      加強“軟實力”研究

      新世紀以來,中拉關系經歷了從小規模、低層次到大規模、高層次交流的躍升。目前,中國已經是拉美第二大貿易伙伴國和第三大投資來源國。中國學界對拉美國家的資源稟賦、經濟潛力、區位優勢等“硬實力”的研究較為深入,但對文化、價值觀念、社會制度等“軟實力”的研究卻相對不足。

      2014年,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共同打造“中拉命運共同體”的理論話語與發展愿景,將中拉關系的發展提升到一個全新的歷史高度。當前,中拉政治互信不斷升級、經貿合作日益密切,但在人文交流層面卻仍相對滯后。打造“中拉命運共同體”應注重中拉人文交流機制的構建,加強中國在拉美地區“軟實力”建構的研究。“國之交在于民相親”,夯實“中拉命運共同體”的民意基礎需要加強中拉之間的人文交流,提升中國在拉美的“軟實力”和國家形象,從而促進中拉整體合作的全面開展。

      注重交叉學科研究

      地區研究屬于跨學科研究的交叉領域,涵蓋政治、經濟、社會、歷史、文化、地理等多個人文社科領域。在中拉宏觀發展總體向好的同時,中觀和微觀層面還有許多復雜的情況和難解的問題,單一的學科研究往往難以勝任。一方面,當前從事拉美研究的一些學者是外語專業出身,長于語言文學研究而短于國際問題研究;另一方面,各學科間的“壁壘效應”明顯,研究者往往受制于自身的知識結構而難以跨越“鴻溝”。因而,拉美研究需要加速構建多學科交叉、綜合立體的研究體系,打破政治與經濟、內政與外交、經濟與社會、社會與文化等之間的壁壘。

      此外,研究拉美還要從不同的角度去分析思考,加強不同行業之間的交流碰撞。外交官強于從政策制定和外交實踐角度思考,學者善于從歷史規律和學理分析角度探究,記者擅長從田野調查和社會觀察角度切入,企業家則傾向于從營商環境和投資角度分析。樹立問題意識,多領域專家、學者、實踐者從各自職業角度去觀察研究拉美,本著相互探討和借鑒的精神來交流,有助于提升中國拉美研究的總體水平。

      綜上所述,中國對拉美地區的研究還處在探索階段,與美歐地區研究相比仍存在諸多“短板”。拉美是世界上與中國在距離、心理和認知上遙遠的一塊大陸,在拉美研究中,“抽象的概念多于具體的知識,模糊的印象多于確切的體驗”。加強拉美研究,應注重建構“自下而上”的學者動員機制,強化定量研究與“軟實力”研究,打破學科之間和行業之間的藩籬。作為一個全球性大國,中國正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加強對拉美地區的研究有助于更好地服務于中國對外開放戰略的實施。

       

      崔守軍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建設世界一流學科(政治學)”科研項目階段性成果。



      ]]>

      2018年12月18日 09:30
      697
      澳大利亞與《巴黎協定》若即若離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