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國際問題研究 理論研究

      多強并立 中東格局面臨重塑

      胡小文

      2018年12月19日 02:44

      記者邵杰 趙嫣
      新華網

      10月初,沙特阿拉伯記者卡舒吉在土耳其離奇死亡一案,在國際輿論場掀起巨大波瀾。這一事件的背后集合了所謂的“政治陰謀”、石油美元、軍火交易、大國博弈等諸多元素,成為中東多強并立、相互牽制這一復雜局面的一個縮影。未來,這一格局仍將繼續延續和演化。

      地區大國發力

      常居美國的沙特籍記者卡舒吉在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內遭暗殺后,土耳其媒體很快爆出土方掌握相關錄音資料。隨后,土方披露案件細節,牢牢掌控事件發展節奏,試圖借此撬動現有土、美、沙三方關系。

      土方對這一事件的態度凸顯其作為中東地區大國,擁有可與具有重要影響力的域外大國進行周旋的底氣和實力。今年以來,土總統埃爾多安在鞏固國內執政地位的同時,在敘利亞內戰、庫爾德問題和巴以沖突等地區問題上不斷發聲。

      在敘利亞,土耳其同俄羅斯商定在敘反政府武裝控制的最后一塊主要地盤伊德利卜設立非軍事區后,當地戰況逐漸緩和。同時,土耳其對敘北部庫爾德人武裝力量步步緊逼,迫使美國做出讓步,同意在敘北部戰略重鎮曼比季實施美土聯合巡邏。隨后,土耳其進一步要求庫爾德人武裝全部撤出曼比季。

      除土耳其外,一年來伊朗、沙特、以色列等中東地區其他重要國家也各展所能,力爭在地區格局的重塑中發揮作用、打上本國烙印。

      在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制裁不斷加碼的強大壓力下,伊朗毫不屈服,誓言抗爭到底,采取一系列措施,旨在對內維護穩定、對外擴展合作;沙特雖在敘利亞問題上遭遇挫折,但繼續在也門領導阿拉伯多國聯軍打擊當地反政府胡塞武裝并取得進展;以色列一方面堅持對巴勒斯坦武裝組織的反以軍事活動采取強硬政策,并多次空襲敘利亞境內被懷疑同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有關的軍事目標,另一方面主動同阿曼等阿拉伯國家及乍得等非洲國家交好。

      美國地位削弱

      卡舒吉事件凸顯美國在中東地區顧此失彼的窘境。美國既需要維護美沙盟友關系、保住兩國軍火大單,又需要應付國內和國際輿論壓力,迫不得已做點表面文章,宣布對沙特數名卡舒吉案相關人員進行制裁。

      美國在卡舒吉案上進退失據,反映出近年來其在中東地位和作用明顯削弱。在敘利亞,美國多年著力培植的反政府武裝早已失勢,巴沙爾政權扭轉頹勢站穩腳跟。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后,以“敘政府軍發動化武襲擊”為借口對敘境內目標發動兩次空襲,希望敲山震虎,但效果不彰。

      巴以問題一直是中東地區一個根源性問題,在過去相當長時期內也是美國處理中東問題的一個重要抓手。但隨著美國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并將駐以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美國喪失了推動巴以和平進程的重要杠桿。

      在伊朗問題上,盡管美國已退出伊核協議,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也不斷加碼,但在國際社會壓力下,特朗普也不得不做出一些讓步,同意暫時允許印度、土耳其等8個國家和地區在美重啟對伊制裁后繼續購買伊朗石油,不久又將伊拉克加入這一豁免名單。

      俄羅斯站穩腳跟

      另一個域外大國俄羅斯與中東各國的關系,在過去的一年中可用“卓有成效”來形容。

      11月19日,俄土兩國總統在伊斯坦布爾共同出席了“土耳其溪”天然氣管道項目海底工程竣工儀式。俄總統普京在致辭時強調,如果沒有“政治意愿和勇氣”,這個項目不可能得以實施。這一線路是此前因烏克蘭危機而夭折的“南溪”項目的替代線路,一旦建成,俄將有能力繞開烏克蘭實現對歐洲供氣。

      俄土兩國在防務領域的合作也越發緊密。在美國重重阻力之下,土耳其成為北約首個購入俄S-400反導系統的成員國,埃爾多安多次表示將盡快把S-400系統部署到位。在敘利亞問題上,俄土合作最終促成在伊德利卜建立非軍事區。

      與土耳其不斷走近,對于俄在中東站穩腳跟和擴大影響力具有積極意義。此外,俄羅斯同伊朗、沙特、以色列等中東其他國家也保持了友好關系。自去年沙特國王薩勒曼首訪俄羅斯以來,俄與沙特在油氣、軍售等方面的合作穩步推進,12月初普京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上的熱情擊掌也顯示了兩國關系的熱絡程度。

      在伊核問題上,俄方多次表示反對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并給予伊朗以堅定支持。在敘利亞問題上,俄羅斯、伊朗和土耳其三方主導的阿斯塔納進程已取得初步成果,三方互動頻繁、合作日益密切。

      與此同時,俄在中東地區對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態度也更加強硬。今年9月,俄海軍與空天軍在地中海東部海域舉行軍事演習,這是冷戰結束以來俄在地中海地區舉行的最大規模軍演,意在展示俄反對西方國家武力干涉敘戰局的意志和能力。

      對于與西方關系持續在谷底徘徊的俄羅斯來說,在中東地區擴大影響、爭取合作伙伴是其重要的外交政策,預計未來這一趨勢仍會延續。


      ]]>

      2018年12月19日 10:46
      655
      拉丁美洲研究的現狀與反思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