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國際問題研究 理論研究

      歐日回擊全球貿易保護主義者

      歐盟與日本自由貿易協定草案獲得歐洲議會的批準

      胡小文

      2018年12月24日 01:44

      余南平
      文匯報

      備受關注的歐盟與日本自由貿易協定草案,在2018年12月12日獲得了歐洲議會的批準。這意味著明年2月1日生效的歐日自由貿易協定,在歐洲政治層面獲得了法律意義上的認可,也意味著涵蓋6億人口和全球近1/3GDP的歐盟與日本雙方市場將獲得全面的開放,同時還顯示全球主要經濟體依然是全球自由貿易的主要推動力,并用實際行動對全球貿易保護主義行為給予了回擊。

      這份歷時五年的歐盟有史以來最大的貿易協定以 “經濟伙伴關系”(EPA)的形式出現,而非雙邊自由貿易(FTA)命名,這表明它與傳統簡單形式的自由貿易協定不同。歐盟與日本此次達成的自貿協定,除了通常人們關注的“過渡期結束后99%的產品關稅免除”外,在市場準入、對等開放、法律對接、政府行為界定等涉及市場運作宏觀框架方面,特別是公平競爭政策方面,EPA有了更深的和法律制度化的彼此透明約束。這無疑是如今全球自由貿易的一個里程碑式的舉動,顯示了締約雙方對于擴大自由貿易、推動深度全球化的一種實質性努力。而分析歐盟與日本之所以在今天能夠達成如此高水平的自由貿易協定,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

      從經濟與貿易層面看,就歐盟而言,在區域經濟一體化達到相當的水準后,甚至已經缺乏內在動力繼續擴大內部貿易的情況下,其一體化在水平方向上的新成員國擴大方面,既受到地緣政治約束,也缺乏經濟和貿易擴充空間,而在縱向一體化上,歐盟既有的市場空間,除了還剩余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領域外,可擴展空間也相當有限。目前歐盟占全球貿易15.22%的出口份額,前五名主要貿易伙伴以出口目的地計算分別是美國19.2%、中國10.1%、瑞士7.8%、以及分別為4.4%的俄羅斯與土耳其。如果歐盟希望繼續保持出口并擴大市場,除了中國能夠繼續提供市場空間外,美國目前在貿易政策方面給予歐盟巨大的壓力,而其它主要貿易伙伴由于市場規模與市場縱深等原因,顯然缺乏更大的可擴展貿易空間。歐盟對日本目前600億美元的出口市場,占歐盟總出口的近3.5%份額,再加上歐盟目前與日本還有80億美元的逆差,日本的市場開放顯得更有價值和平衡空間。

      而就日本而言,其目前面臨的顯然是國內老齡化帶來的消費下降和市場空間擴大難題。從貿易角度而言,目前日本的前五大貿易伙伴,以目的地計算分別是美國19.3%、中國19%、歐盟11.1%、韓國7.6%和中國臺灣5.8%;而以貿易來源地看,歐盟在中國24.5%后,以11.6%高于美國的11%位列日本貿易來源第二;同時從產品結構來看,雙方的貿易94.3%都是工業制成品,顯然不僅歐盟市場對于日本總體而言重要,同時歐盟與日本貿易內容的單一性,還預示著雙方都有產品結構和服務貿易擴大的空間。因此,共同的經濟和貿易利益需求是歐盟與日本雙方達成高水平EPA的基礎。

      從政治與國際角色方面看,就歐盟而言,歐盟的軟實力主義與制度規范主義一直是歐盟的框架基礎,也是歐洲推動國際治理均衡的主張,這其中就包含著對于規制性自由貿易的認同和維護。目前歐盟內部民族國家由于各種原因導致的民粹主義政治運動和極端政治主張,包括保護主義與排外思潮的出現,特別是英國脫歐產生的綜合性后遺癥,已經使得歐盟傳統的規范治理能力,在內部首先受到嚴重的挑戰。同時在國際舞臺上,由于當下國際治理共同話題的凌亂和矛盾,特別是貿易保護主義的紛擾,使得歐盟目前急需在國際舞臺重塑制度規范主義力量。而經濟一體化從內向區域外的延伸,并選擇發展階段和水平相當的貿易伙伴達成更廣泛層面的自由貿易協定,顯然是當下歐盟在國際政治舞臺的高度訴求。

      而就日本來看,安倍連續當選后國內政治氛圍穩定,特別是日本目前國內經濟在“失落20年”后的再次平穩,使得日本成為“國際政治大國”的隱藏訴求再次提升。由于美國對日本貿易逆差的抱怨和美國對亞太事務的政策轉變,日本目前不僅需要平衡和全球主要貿易國家的關系,以維護日本的出口市場和海外投資,同時也更需要與自己對等的“第三方力量”進行各個層面的接觸,以保持日本的全球政治平衡。而歐盟作為“軟實力”主義者的典范,同時也和日本沒有任何歷史上的羈絆,很自然就成為日本的全球政治合作選擇對象,而這種選擇恰恰也是雙方對于自身共同國際角色的一種內在認同和界定。

      綜上所述,雖然歐盟與日本達成高水平的EPA協定,有其內在合理的政治、經濟包括貿易擴大的邏輯,但是從本質上看,高水平自由貿易協定的達成,首先必須是締約各方對于全球既有自由貿易體系的肯定與維護,同時協定各方能夠本著協商、發展、共享的理念進行深度談判,以共同的長期利益而不是短視來解決復雜問題,可能是當下矛盾交織的國際社會解決利益各表的唯一途徑。從形式性和表征性的角度來看,歐盟與日本達成高水平EPA是對當下全球貿易保護主義的一個有力回擊;而從建設性和延伸性角度看,目前中國是歐盟最大的貿易伙伴,是歐盟最大的進口來源國和第二出口目的地國,中歐在相互開放市場,增加投資方面還有巨大的空間,同時以正在談判過程中的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而言,亞洲高度復合型的產業鏈與中國巨大的市場空間,也為中國的貿易伙伴提供了各自良好的發展機遇。因此,當冬日一抹亮色出現后,我們可以相信,當代自由貿易制度作為全球貿易的成就與基石不會消亡和動搖,自由貿易會以制度性建設本身的進步給全球帶來福祉。


      ]]>

      2018年12月24日 09:46
      532
      中德戰略合作伙伴關系提升恰逢其時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