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學術爭鳴 理論研究

      高校人才培養改革如何“嚴出”

      楊秦霞

      2018年12月24日 09:33

      張進
      中國青年報


        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越來越多的大學生由于嚴重的學業問題造成不及格率高的情況越來越普遍,究其原因,除不同生源地學生的質量有所差別,部分學生步入大學之后就放松對自己的學習要求、降低學業目標無疑更為關鍵。

        長期以來,我國高等教育采取“嚴進寬出”的培養模式,大部分學生在大學經過3~5年的學習之后,不論學業成果如何都能順利畢業。

        在此環境下,高校教學質量方面的改革很難從根本上提升最終的教學質量,而在松散的教育環境中“混”畢業的學生,在進入就業市場時難就業的情況又會通過“就業率”倒逼高校改革。基于這些現實背景,高等教育的改革已到了必須思考如何從“嚴進寬出”的瓶頸中走出來的問題了。

        高校的“嚴進寬出”,要從我國高等教育開始實行招生、考試、畢業分配統一管理制度說起,早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學生為了接受高等教育,必須通過嚴格的考試篩選。1999年開始擴招之前,我國的高等教育還是處于“精英教育”的階段。在高等教育的“精英教育”時期實行“嚴進寬出”,是基于在當時我國教育資源極度匱乏的情況下,這種“嚴進寬出”的人才培養模式使得基礎好、綜合能力強的學生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從而為我國社會經濟建設提供大批量的專業人才。

        但時移勢遷,隨著時代的快速發展,當年相對合理的“嚴進寬出”原則在今天已經悄然隨著大規模的持續擴招變為“寬進寬出”。筆者并不反對師資隊伍水平影響教育質量的觀點,但是要探究目前形勢下“寬出”的真正原因,則更需要跳出高校的局限,放眼社會這一大背景。

        當前,我國社會各方面都處在轉型升級的發展變化時期,多元文化不斷碰撞、融合,“規范”和“標準”本身就不斷遭到質疑。一方面,在計劃經濟時代,教師被廣泛宣傳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有較高社會地位,經濟收入也相對穩定,在此社會環境中,廣大教師認為自己的職業無尚光榮,使命感強,全身心投入。而如今,高校教師普遍科研任務重、收入水平不高,“教書育人”的本職工作一再讓位于各種科研考核、職稱評定、社會兼職;另一方面,學生的心態和學習觀念也發生了很大變化。在過去教育資源緊缺嚴重的時代,“生存”和“命運”的壓力使得多數大學生能夠在寬松管理的學習環境中自覺追求高的學習質量。而現在的大學生多數沒有亟須“通過努力學習改變命運”的學習動力,優渥的生活條件又缺乏積極有效的精神引導和制度約束,混混沌沌“混”完大學的人自然不在少數。

        總之,高校人才培養模式是時代的產物。無論是哪種人才培養方式都要隨著社會的變化而作出相應的調整。在高等教育人才培養質量出現明顯停滯甚至大眾評價下降的情況下,“寬進寬出”的培養方式顯然已經不適應當前社會對人才需求的標準。有關調查顯示,53.1%的人建議要改變目前高校的培養機制。截至2018年,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為42.7%,這說明,絕大多數適齡青年都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這在提高國民受教育程度、提升人民生活質量方面顯然是有積極意義的,從這個角度講,“寬進嚴出”的人才培養模式是提高高等教育質量的必然選擇。然而在“嚴出”方面,則需進一步改革。

        首先,要有正確的教育觀念。在人才培養上,一方面要努力改善人才評判“唯分數論”的現象,另一方面又要注重科學嚴謹地綜合評價學生的創新能力、實踐精神和綜合素養,注重學生個性發展及創新發展的水平和質量,努力培養與時俱進的高質量人才。

        其次,建立嚴格的學生淘汰機制。相關數據顯示,2014年美國高校的學生能夠在規定年限內完成所有學業順利畢業的只占56%,這意味著應屆學生的畢業淘汰率為44%。實踐已經證明,用淘汰率給學生施加一定的壓力要比授課教師、班主任的監管和督促更能激勵學生學習興趣和熱情,所以,提高高校學生的淘汰率是執行“嚴出”的有效措施之一。

        第三,建立高校間的學分互認制度。學分互認的實踐可以從教考分離開始,高校可嘗試小范圍的校內教考分離政策。任課教師可以把評價學生的權力上移,即把學生平時和最終的考核權力交由教研室主任來進行,從而實現校內的教考分離。校內的教考分離逐漸成熟時,可以考慮實行高校間的教考分離。如果某一學生被學校或專業所淘汰,轉入到其他學校或專業學習時,先前學校所修的學分仍然有效,即可通過高校間的學分互認促進學生個性發展。高校間的學分互認可以減少由于淘汰率給學生和家長帶來的損失。

        總之,高等教育的“精英教育”已經一去不復返,“嚴進寬出”的人才培養模式已經被歷史塵封。在高等教育大眾化、普及化時期,“寬進嚴出”的培養方式將會是高校培養人才的必然選擇。

      作者:重慶工程職業技術學院院長 張進

      ]]>

      2018年12月24日 05:34
      512
      遲福林:釋放服務貿易潛力 推進中日韓自由貿易進程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