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生態文明 理論研究

      推進美麗中國目標實現 要研判好不確定因素

      肖晰晰

      2019年03月01日 01:45

      蔣洪強 張偉 劉年磊 張靜 盧亞靈 胡溪
      中國環境報

      黨的十九大提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目標,到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美麗中國目標基本實現。要實現這個目標,一是做到覆蓋面廣,生態環境應該是全國所有地區、所有要素、整體性的改善,而不是部分區域或者領域;二是做到穩定性好,生態環境穩定越過拐點,出現根本性、轉折性的改善,步入良性循環,不再反復、相持;三是做到協調性強,生態環境保護趕上經濟社會發展步伐,兩者進入相協調的局面;四是做到認可度高,生態環境保護得到全社會廣泛認可,基本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


      根據已有研究和評估,筆者認為在現有經濟發展趨勢和生態環境保護管控措施下,到2035年,生態環境質量根本好轉的目標可以實現,但在經濟、能源、技術、國際等方面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因此,對各種不確定因素的深入分析,有利于做好研判、未雨綢繆,更加穩妥推進美麗中國目標的實現。


      自然氣候條件


      全球氣候變暖和極端氣候的頻繁出現


      當前,全球氣候正經歷著以變暖為主要特征的變化過程,未來全球氣候變暖的趨勢不會改變,極端氣候發生的概率將繼續增大。


      一方面,全球氣候變化可能對我國水環境改善起到負面作用。全球變暖導致水體蒸發量加大,降低河流水體溶解氧濃度,加重水體富營養化;全球變暖引起極端性強降水事件、旱澇交替災害性事件增加,降雨分布差異大,改變污染物遷移轉化和水體稀釋能力。


      另一方面,全球氣候變化導致極端氣象直接影響我國秋冬季霧霾發生。全球氣候變化導致氣溫升高、氣旋減少、降水頻率降低等對空氣污染的形成、傳輸、沉降等產生重要影響,特別是增加近地層臭氧和顆粒物濃度。據監測數據發現,近50年中國年均風速都在顯著減小。2013年1月東亞冬季風異常偏弱是我國持續性霧霾天氣發生的重要自然因素,2015年冬季強厄爾尼諾事件加重了京津冀地區的霧霾。因此,未來自然氣候條件是美麗中國面臨的最大不確定因素。


      國際形勢


      嚴峻復雜的國際形勢變化和中美貿易博弈競爭


      當前及未來,西方左翼思潮蔓延對經濟全球化帶來極大挑戰,中國將承受逆全球化帶來的負面影響,減緩中國供給側結構改革步伐,可能導致中國經濟轉型升級不確定性加大,制造業環境成本有可能增加。同時,隨著中國經濟崛起,與西方發達國家由合作轉向競爭甚至出現對抗的風險逐漸加大。


      中美之間大國的博弈階段已經全面到來,這可能一定程度上阻礙中國掌握低碳化、信息化、智能化、綠色化的核心技術,中國在未來環境治理中有可能無法全面利用發達國家先進綠色、低碳的科技。但中美競爭博弈在某些程度上有利于倒逼中國企業自主創新及加速國產替代進程,促進我國加速淘汰落后產能、自主研發高效環保技術和綠色節能產品。


      經濟轉型


      經濟結構轉型升級面臨內外部挑戰,生態環境保護與經濟社會協調發展仍是重大難題


      據預測,中國將在2035年之前跳過“中等收入陷阱”,進入中等發達國家行列,經濟結構根本轉型是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前提。在國內外復雜形勢下,中國經濟結構轉型的前途是光明的,但過程也將十分曲折。


      保證完備的制造業體系是中國未來實現現代化大國的基礎,也同樣是中國環境問題的主要來源。隨著末端治理潛力下降,產業結構調整和技術進步將成為未來污染減排的主要驅動力。但是,在保證經濟穩定增長的前提下,全社會能否忍受產業調整升級的陣痛也是未來的棘手問題。如當前淘汰落后產能、“散亂污”治理以及加嚴環保執法力度等措施確實帶來顯著的環境效益,但這種“刮骨療傷”式的手段也受到一些經濟發展部門、地方政府以及企業的質疑和不理解。如何在經濟轉型升級過程中,協調好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的關系,發揮環境保護的促進作用是實現美麗中國面臨的難題。


      能源結構


      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仍是大氣環境治理的重大挑戰


      隨著經濟快速發展和人口繼續增長,中國能源消費仍將繼續增加,而以煤炭為主的能源消費結構短期內難以徹底改變,將對大氣環境改善帶來巨大壓力。


      一方面,隨著經濟持續增長,保障能源安全是未來需要面對的重要問題。調整能源結構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能源資源儲量制約,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又面臨著技術和資金壓力,這使中國控制大氣污染物排放及二氧化碳排放面臨極大難題。


      另一方面,突破性、顛覆性能源技術有可能在未來10~20年內出現,可為我國面臨的能源及大氣環境難題帶來轉機。如煤炭高效清潔化利用技術的突破,可以改善煤炭帶來的污染問題;儲能技術的突破,將有利于全面帶動風能、光伏能源的高效利用和發展;充電式、氫能以及混合動力汽車技術的突破,將可以全面改善機動車帶來的空氣污染;互聯網與分布式能源技術、智能電網技術與儲能技術等智慧能源技術創新,將推動我國能源利用向更加高效和綠色的方向發展。


      社會影響


      人口老齡化與城鎮化帶來的生態環境潛在挑戰


      據預測,到2035年我國總人口將達到14.5億左右,人口老齡化形勢將進一步加劇,開始過渡到中度老齡化階段。人口老齡化將通過降低勞動生產率而傳遞影響到生態環境質量的改善。我國有著規模龐大的流動人口,未來還將進一步增加,這些人口何去何從直接影響未來我國生態環境的空間布局,將產生污染集聚和生態退化等系列問題。


      預計到2035年,我國城鎮化率將由2017年的58.5%增至70.0%左右,新增城鎮人口2.0億以上,將進一步加大能源、水資源、土地資源以及原材料的需求,帶來較大生態環境壓力。


      農村環境


      鄉村振興與農村空心化背景下,全面提升農村環境治理水平面臨較大挑戰


      隨著農村發展,農村人均垃圾產生量及垃圾成分日趨接近城市水平,但農村地區環境基礎設施建設相對城市地區嚴重滯后。與此同時,隨著農村種養業的快速發展,人畜禽糞便和農作物秸稈產生量劇增。農村環境面臨點源與面源、生活和生產、外源性和內生性污染共存的局面。城市污染企業出現向農村轉移的趨勢,污染企業“上山下鄉”現象突出,進一步加劇了農村環境問題。


      我國農村環境保護仍然存在環境基礎設施運行維護資金難落實、管護人員不足、管理制度不健全等問題,將阻礙農村環境的改善。由于農村的生產生活分散,各類污染物集中處理難度大、成本高。盡管近年來我國加大了農村環境整治力度,但治理趕不上污染,生態環境仍在惡化。因此,農村環境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仍是我國生態環境質量根本改善、美麗中國基本實現的短板。


      技術革新


      工業技術革命帶來的科技進步將為生態環境治理帶來機遇,但技術革新與應用面臨諸多不確定性


      科技進步對環境治理具有“四兩撥千斤”的作用,研究顯示,我國科技進步對COD和SO2減排的貢獻率分別可達60%和45%。到2035年,各類層出不窮的科技將直接或間接促進美麗中國建設進程。


      工業4.0有可能徹底顛覆傳統制造業,智能制造與智能工廠將在節約資源、優化工藝的同時帶來顯著的污染減排效益;大數據、智能計算、無人機等科學技術的發展將極大提高環境監管執法、生態環境監測與預警能力;無紙辦公、新能源汽車以及虛擬辦公等生活方式的革新也將從消費端減少污染排放。技術革新雖然能為環境治理帶來無限可能,但從科學技術研發到全面應用可能需要漫長的過程,成本昂貴。借助新技術實現美麗中國目標不僅是技術問題,還需要有效的引導機制、健全的制度、嚴格環保法規的倒逼。


      污染形態


      常規與新型污染物并存,實現生態環境質量根本改善任務復雜艱巨


      生態環境面臨多領域、多類型、多層面的問題累積疊加,傳統煤煙型污染與臭氧、細顆粒物、揮發性有機污染物等新老環境問題并存,生產與生活、城市與農村、工業與交通環境污染交織。


      在大氣方面,細顆粒物、揮發性有機污染物未見明顯改善,臭氧造成的大氣污染日益加劇。在水環境方面,一些流域持久性有機污染物、抗生素、微塑料、內分泌干擾物等新型污染物增長較快,水環境質量面臨進一步惡化的風險。在土壤環境方面,重金屬、酞酸酯、抗生素、放射性核素、病原菌等各類污染物仍以多形態、多方式、多途徑進入土壤環境,土壤環境問題呈現多樣性和復合性的特點,風險管控難度進一步加大。在生態方面,生態空間遭受持續擠壓,部分地區生態質量和服務功能持續退化,生物多樣性受到嚴重威脅,瀕危物種增多。


      貧困與生態問題


      生態保護與精準脫貧,同時打贏兩場攻堅戰是未來全面建設美麗中國、實現鄉村振興面臨的重大問題


      相關研究發現,中國山區、林區、沙區占國土面積近80%,分布著全國60%的貧困人口,且多集中在西部、西南部等自然生態環境復雜區域。這些地區又普遍存在生態功能脆弱、基礎設施薄弱、產業發展滯后、公共服務供給不足等問題,面臨著消除貧困與生態保護的雙重壓力。特別是西藏、四省藏區、南疆四地州和四川涼山州、云南怒江州、甘肅臨夏州等深度貧困地區,脫貧和污染防治的難度更大。


      預計到2020年,仍有3000萬左右農村貧困人口需要脫貧。脫貧地區脆弱的生態系統和污染防治較高要求與脫貧產業發展需求之間存在十分顯著的矛盾。協調脫貧產業發展、脫貧區域開發與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是全面推動貧困地區扶貧開發與生態保護相協調、脫貧致富與可持續發展相促進,打贏脫貧與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重大問題,也是實現美麗中國目標的重要不確定因素。


      區域協調發展


      我國區域發展的不均衡和生態環境問題區域性特征使得統籌全面解決各地區生態環境問題難度較大


      我國地大物博,區域生產力布局、經濟發展水平與自然資源稟賦反差巨大。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東中西、南北等區域梯度差異更加鮮明,產業區域性轉移特征突出,中西部地區處于工業化中后期,承接大量東部地區相對落后產能,污染企業向中西部地區、向城鄉接合部、向農村轉移趨勢明顯,加劇了這些地區的環境壓力。


      全面統籌解決區域城鄉生態環境問題難度較大,也為未來生態環境質量根本改善、美麗中國基本實現帶來了較大難題和不確定性,需要高度重視。


      作者單位: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


      ]]>

      2019年03月01日 09:47
      653
      護一城青山綠水 走綠色發展新路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