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國外社科 理論研究

      加快推進國際政治經濟學建設

      袁文坤

      2018年12月19日 03:19

      楊水清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世界格局多極化趨勢加快發展、大國關系深刻調整,全球經濟秩序進入結構重塑的新時代。隨著國家權力等政治因素對國際經濟合作的影響日益加深,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發生的深刻變化對開放經濟政治學的理論假定形成沖擊并引發學界反思。全球治理領域正出現諸多涉及國際政治與國際經濟等多個領域、亟待各國協商解決的交叉問題。在此背景下,加快推進國際政治與國際經濟交叉學科建設尤為重要。


      國際政治經濟學的發展歷程


      國際政治經濟學的學科發展與國際經濟秩序的重大變遷緊密相連。隨著國際經濟問題的政治化趨勢日益明顯,國際政治與國際經濟學科關聯日益緊密。國際政治經濟學(IPE)與開放經濟政治學(OEP)是目前將國際政治與國際經濟結合研究的兩種主要理論。


      20世紀70年代初,隨著美國經濟霸權的衰落,學界對未來全球經濟秩序產生擔憂,自由主義與國家主義圍繞全球市場擴張、經濟體依賴程度加深、跨國公司興起是否會削減國家權利展開討論,共同推動了IPE的興起與發展。20世紀90年代,美國全面引領以信息技術為核心的新一輪科技革命,成為冷戰的最終贏家。深度的全球化使得各國的經濟政策逐漸趨同,政府在市場經濟中的角色被逐步弱化,圍繞社會利益、國內制度、國家間的議價三個核心議題的OEP研究體系逐漸形成。


      開放經濟政治學面臨的三重理論困境


      一是美國單極霸權的國際政治結構這一前提假定受到挑戰。美國塑造的國際制度體系出現裂痕,國際金融機構改革障礙重重,美元特權地位的下降,美國控制的全球跨境支付體系或將被他國即將建設的獨立跨境支付系統所打破。日前,歐盟與伊朗已于2018年9月在聯合國總部發表聯合聲明,歐洲將建設獨立于美國的跨境支付系統,貨幣結算采用歐元和英鎊,以保證伊朗在美國實施制裁之后依然能夠開展包括石油出口在內的國際貿易。


      二是基于社會利益影響國內政治資源分配的分析視角過于狹隘。OEP分析框架中,個體理性選擇被置于至高地位,政府成為國內社會利益的代理人,政治則理解為社會偏好輸入與國家政策輸出的過程。但目前,政治權力在市場體系中發揮的作用以及國際經濟活動在國家間的分配效應重回國際研究領域,國家對外經濟政策的形成不單純受到國內社會利益的影響,政府官僚利益的影響也不可忽視。


      三是國際制度中性在國際合作中并非成立。國際制度在開放經濟政治學中,被作為增進國際合作、實現國家戰略互動的中性機制,主導國可利用自身權力干預國際制度的實施。例如,美國認為WTO爭端解決機制是在自我擴權,干預上訴機構成員的任命,正常由7位成員組成的上訴機構目前成員僅剩3位,2019年成員將繼續減少最終導致WTO爭端解決機制無法運轉。


      學科發展的可行路徑探析


      我國向來重視交叉學科建設。2018年8月,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的《關于高等學校加快“雙一流”建設的指導意見》中明確指出,高校要打破傳統學科之間的壁壘,在前沿和交叉學科領域培植新的學科生長點。面對日益復雜的國際關系、涉及諸多領域的國際經貿糾紛以及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事務中話語權嚴重不平衡等問題,加速推進國際政治與國際經濟交叉學科建設顯得尤為必要。


      一是基于IPE與OEP已有的分析框架,結合當前全球經濟治理與國際新秩序重建問題,擴展國際政治與國際經濟交叉議題的研究。例如,在當前政治因素對全球化發展影響日益增強的背景下,應加強研究政治、經濟與社會三個層次的互動結構及探索其規律。再如,美元特權地位的下降引發我們重新審視美國在國際貨幣和金融體系中的主導地位,國際金融與貨幣秩序的權力劃分需重新被納入研究議題。


      二是重建全球治理機制,加大對國家權力在國際經濟體系的作用、不同經濟體的國內政治結構和治理模式差異的研究。OEP實證研究的樣本來源主要是經合組織國家,后續研究仍需提高對發展中國家與轉型國家的關注度,通過研究全球范圍內差異性的政治結構與治理模式增加實證案例的多樣性,克服學術研究中的固化思維與研究偏見。在經貿領域,以發達國家為首塑造的WTO多邊機制經歷了23年的長期停滯,區域貿易協定過度承載給全球經濟治理帶來的負面影響日益凸顯。如何權衡國家、跨國公司與社會團體等多主體的利益,并通過多層次的國際制度對各方權利形成有效約束并相互制衡尤為必要,今后應圍繞WTO等多邊機制改革、國際制度如何改革以實現權力制衡等議題展開研究。在金融領域,金融危機與歐債危機暴露了全球金融市場缺乏預警機制,國際資本大規模流動缺乏有效監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救助能力有限,全球金融體系表面的有效運轉實則隱含潛在危機。新一輪的國際政策協調與全球性的預警機制需要新興經濟體的參與,隨著新興經濟體體量變大、對全球金融體系影響增強,新興經濟體的金融債務預警機制、金融安全網絡體系需盡快設立。


      三是加快國際政治經濟學的課程建設。目前,國際政治學與國際經濟學的培養體系較為完善,但缺乏涵蓋這兩個領域的交叉型培養體系。培養體系建設過程中,需做到課程設置、教學內容與教材建設三者能夠相互支撐;教材建設是前提,優秀的教材才能保證教學內容的新穎和完整;設置課程中也需充分考慮到專業知識覆蓋面以及社會對人才的要求。此外,由于國際政治局勢和各國經濟實力在不斷變化與調整,課程建設中需針對前沿性問題開設選修課程,確保教學的與時俱進。


      ]]>

      2018年12月19日 11:20
      1319
      把脈中東政治 創新理論研究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