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時評觀點 理論研究

      構造“四不”機制推動科研誠信

      宋揚

      2018年12月27日 02:25

      李忠鵬
      光明日報 2018年12月27日13版

      科研誠信是支撐科技發展的社會資本,與物質資本、人力資本同等重要。科研誠信缺失則是科技事業之殤,因其而產生的種種不端行為,不僅造成科研資源浪費,而且污染學術生態,消解科學精神,鈍化創新意識,扼殺創造活力。如果聽任科研失信行為泛濫滋長,科學共同體的肌體將受到嚴重腐蝕,科技繁榮進步將化為鏡花水月,經濟社會發展也將失去主動力。正視科研失信的嚴重危害,我國亟須加強科研誠信建設,祛弊除垢,正本清源,夯實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邁向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目標的科研誠信基礎。構造“四不”機制,即“不敢失信”的懲戒機制、“不能失信”的防范機制、“不愿失信”的自律機制、“不必失信”的保障機制,可以達致自律與他律結合、懲戒與預防結合、激勵與約束結合、治標與治本結合,形成一套完整的閉環和回路,從而有效治理科研失信問題,還學術天空一片誠實守信、追求真理、崇尚創新的蔚藍。

      鍛鑄震懾利器,構造“不敢失信”的懲戒機制。違背科研誠信要求的行為之所以多發、頻發,一個重要原因在于缺乏有效的失信懲戒機制,對失信行為懲罰的嚴厲性、確定性、敏捷性很低,導致失信的私人成本過小,從而使得失信者可以獲得超額利益。要凈化科研誠信生態,就必須構造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以高壓懲處為重點的失信懲戒機制,綜合運用學術、經濟、行政、輿論、法律等多種手段,對失信者給予與其行為相應的聲譽、資格、財產、人身自由等方面的懲罰,讓失信者得不償失。失信懲戒機制的根本作用在于,通過對失信行為的事后懲罰形成可置信威懾,高懸“達摩克利斯之劍”,讓潛在失信者“不敢失信”,讓機會主義者遵守誠信規范,從而將失信行為消滅于未發狀態。

      扎緊監督籠子,構造“不能失信”的防范機制。如同權力不受監督必然滋生腐敗一樣,科研活動不受監督就會導致失信行為蔓延。通過織密扎牢監督制度的籠子,對科研活動進行全流程、全方位監管,構造起“不能失信”的防范機制,可以及早發現科研失信行為并予以矯正,最大限度地壓縮失信空間、減少失信機會,從而防微杜漸、防患于未然。在科學社會化、社會科學化的當今時代,科研失信不僅是一個行業問題,也是一個社會綜合問題,因而,科研誠信監督機制的構造需運用社會治理思維,通過責權利關系紐帶,動員所有利益相關者共同參與、協同行動、整合優勢,實現科學共同體、政府、社會良性互動,形成多主體合作監督格局。科學活動是高度專業化和高度獨立的活動,因而,在科研誠信多主體合作監督中,科學共同體應發揮基礎性作用,其他主體則在彌補科學共同體監督失靈、助力科學共同體監督能力提升等方面發揮作用。唯其如此,才能達到以科研誠信秩序的重建提高科技創新效率的鵠的。

      涵養道德內蘊,構造“不愿失信”的自律機制。內無妄思,外無妄動。道德自律薄弱是科研誠信失范的內在原因。羅爾斯指出:“自律的行為是根據我們作為自由平等的理性存在物將會同意的、我們現在應當這樣去理解的原則而做出的行為。”構造“不愿失信”的自律機制,就是借助制度支持、環境熏陶、教育引導,使道德主體——科研人員通過理性的體認、情感的認同和自愿的接受,將外在的誠信規范轉化為內心的信念和內在的需要,并付諸自己的科研活動中,從而形成科研誠信的柔性約束。如果說外在誠信規范是被動性的“要我誠信”,那么道德自律就是主動性的“我要誠信”。當誠信成為強烈的價值追求時,無論有無失信機會,也無論失信成本高低,科研人員都能嚴于律己、恪守誠信,是為“慎獨”境界。

      強化正向激勵,構造“不必失信”的保障機制。馬克思指出:“把人和社會聯系起來的唯一紐帶是天然必然性,是需要和私人利益。”科研人員作為理性的經濟人,必然有自己的利益訴求。完善激勵機制,夯實權益保障基礎,合理滿足科研人員在物質待遇、事業發展、榮譽、尊重等方面的需要,可減少科研人員的失信沖動,降低失信對科研人員的吸引力,從而形成“不必失信”的態勢。建立并完善正常的薪酬增長機制,保障科研人員的收入水平能體現科研活動的復雜性、創造性與價值性,讓科研人員過上體面的生活,將增強科研人員抵制失信誘惑的定力。建立適應科技創新規律要求、公平、公正、公開的科研資源分配機制,改善科研條件,保障科研資源供給,將大大降低科研人員通過弄虛作假、坑蒙拐騙獲取科研資源的動力。創新科研人才評價機制,揚棄“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的科研人才評價標準,建立健全以創新能力、質量、貢獻為導向的科研人才評價體系,從而褪去學術研究的短期化、功利化、浮躁化,讓科研回歸學術本位,厚植不務虛聲、沉潛學術的土壤,將使一些人以失信行為獲取名聲、地位等的企圖大為降低。加大人力資本投資,提高科研人員科研能力,不僅可滿足科研人員發展的需要,而且可消除科研能力不足這一失信誘因、筑牢“不必失信”的能力基礎。(作者:李忠鵬,系四川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

      2018年12月27日 10:26
      352
      糾正收容教育等“問題法規”,正當其時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