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社科文論選摘 理論研究

      從馬克思主義視角看全球化、反全球化和逆全球化

      楊秦霞

      2019年02月17日 02:54

      鄭一明 張超穎
      《馬克思主義與現實》

         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導致全球范圍內經濟的衰退乃至停滯, 彼時的逆全球化勢力便蠢蠢欲動, 小動作不斷。而2016年接連爆發的各種“黑天鵝事件”再次證明逆全球化勢力已經不容小覷。作為全球化進程中的一支逆流, 逆全球化的產生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 是全球化遭遇挫折之際的“小退步”, 其最大的危險在于, 這股包含著反精英勢力的崛起、民粹主義思潮復興和保守的甚至極右的逆全球化浪潮將會給世界經濟與政治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在逆全球化之外, 反全球化思潮始終與全球化進程相伴隨。從學理的角度分析, 反全球化、逆全球化歸根結底都是全球化的伴生概念。在世界歷史發展的總趨勢依然是全球一體向前發展的大背景下, 逆全球化注定不能逆轉全球化成為引領全球發展方向的力量, 逆全球化是暫時性趨勢, 是不可持續的。

        一、全球化:世界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 

        從馬克思的世界歷史角度分析全球化理論, 是透析當今世界全球化問題銳利的思想武器。全球化與資本主義的發展密切相關, 是資本主義生產力發展以及資本家逐利性的必然結果。在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中, 由大工業生產的社會性和資本的擴張性所自發帶動的世界范圍內市場與交往的發展、技術進步等因素所引發的資本主義在世界范圍內發展、擴張的歷史, 實際上就包含著全球化的歷史, 這種包含關系同時又鮮明界定出全球化與資本主義全球化的關系:二者既有一致性也存在本質區別, 全球化不僅是資本主義的全球化, 也是社會主義的全球化。在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中, 資本主義全球化的歷史使命在于為社會主義、未來共產主義新世界的到來積蓄物質能量, 因此當前的全球化還是“全球化的初級階段”, 全球化的進程還要繼續向前。

        二、反全球化:全球化的一面鏡子

        全球化是一個矛盾的統一體, 在其一體化進程中始終包含著分離的趨勢, 質疑全球化主流趨勢的聲音集結在一起, 形成另一種全球化———反全球化。全球化與反全球化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 反全球化是全球化的伴生物, 因此關注全球化就無法忽視反全球化的存在。

        反全球化運動首次引起世界的關注是1999年11月30日在美國西雅圖舉行的世界貿易組織部長會議, 這次會議上被稱為“千年回合”的全球談判卻無果而終, 來自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數百家非政府組織和5萬多反全球化者打出“關閉WTO”等反全球化口號, 占據交通要道, 舉行大規模游行抗議活動。雖然在此前各種譴責全球化的聲音就已經出現, 但基本都是零散地爆發, 并未引起廣泛關注。此次反全球化事件被稱為“西雅圖風暴”, 成為反全球化的一個標志性事件。

        總結反全球化者的訴求可以發現, 大多數反全球化者實際上是世界主義的積極擁護者, 他們反對全球化, 是反對全球化進程按照資本主義的體系發展, 造成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在接二連三發生的抗議活動中, 確實有很多示威者根本就是全然否定和敵視經濟全球化。但是, 在相當大的程度上, 很多人并非反對全球化本身, 而是不滿全球化所帶來的諸多負面結果。” 在反全球化者看來, 全球化是資本主義的繼續擴張, 是資本主義的全球化, 正如戴維·赫爾德和安東尼·麥克格魯所言:“從定義上說, 全球經濟是資本主義的, 因為它是在市場原則和為利潤而生產的基礎上組織起來的。”反全球化者對資本主義全球化的聲討可以歸結為:對資本主義全球化進程與自由、民主發生沖突的反對。

        很多人把反全球化看成是非理性的, 說它是全球化進程中一個不和諧的音符, 并且在其運動內部面臨很多現實的困境與問題, 反全球化人士大多從自身利益出發, 直面全球化的陰暗面, 但是不能從全球利益考量, 因此不能代表人類歷史發展的方向。但反全球化也有其存在的理由, 它的出現是全球化進程中的警鐘。福山認為反全球化力量的活躍表明, “為弱者和處于邊緣者的利益來抵制富者權勢的、平等主義的政治沖動依然有力, 并且已經在卷土重來” 。反全球化在給資本主義全球化以沉重一擊的同時, 也促使人們反思, 對全球化、資本主義的命運、未來共產主義的到來有更加清晰準確的判斷。

        三、逆全球化:全球化進程中的減速路障

        從2016年至今, 由于受歐美政治經濟形勢變化的影響, 國際舞臺上一直在釋放逆全球化信號, 從2016年初國際金融市場異動、當年6月英國脫歐公投到當年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 再加上歐洲難民危機、土耳其政變等地緣政治沖突, “逆全球化”浪潮不斷涌現。在2017年3月8日的中國政府工作報告中, “逆全球化”被李克強總理著重提及, 稱“當前世界經濟低迷, ‘逆全球化’思潮抬頭”。全球化本身的發展是波浪式前進的過程。全球化是一把“雙刃劍”, 在推動世界經濟、政治、科技、文化、交往等飛速發展的同時, 也在世界范圍內埋下若干發展的“苦果”。這些“苦果”在經濟繁榮時期被掩藏, 在世界經濟出現危機、下行發展的時候便暴露出來, 在危機爆發之際成長成熟, 使世界政治、經濟、社會問題凸顯。個別國家試圖通過“逆全球化”走出危機的泥潭, 從而使其成為全球化進程中的“減速路障”。

        此次逆全球化產生的直接原因是:其一, 肇始于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 世界經濟并未在全面調整中復蘇, 相反經濟發展陷入結構性低迷, 全球多邊機制萎靡不振, 地區保護主義和孤立主義明顯, 貿易保護主義不斷升級;其二, 全球利益分配嚴重不均, 占人口大多數的底層困難群眾與高層次的社會精英階層在收入方面的差距越來越大, 貧富分化加劇;其三, 危機后的經濟復蘇遲緩, 企業效益急劇下降, 就業崗位減少, 再加之技術創新速度加快, 一些勞動力需求被新型科技替代, 失業問題嚴峻;其四, 民粹主義與民族主義回潮, 美歐的移民、投資、監管政策呈現去全球化傾向。從國際貿易來看, 在2011年至2015年的5年中, 世界進出口貿易總額呈現小幅上升趨勢, 但是世界進出口貿易總額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卻逐年下降。尤其是2015年, 世界生產總值一改上升曲線, 出現小幅下降, 2015年、2014年世界生產總值 (GDP) 分別為74.15萬億美元和78.63萬億美元, 世界貨物進出口總額分別約為33.24萬億美元和38.10萬億美元, 兩年對比, 2015年世界貨物進出口額占GDP的比重降幅明顯。

        全球化是世界發展的總體趨勢, 全球化的復雜性、多維性使其必然內在地包含著各種變革與不確定性, “全球化的多維性意味著, 認為全球化毫無瑕疵或一無是處都是沒有道理的” , 全球化是全球經濟走向繼續繁榮的必然選擇。逆全球化作為金融危機的副產品, 是資本主義全球化發展到新階段的產物, 是對全球化出現的矛盾與問題采取的階段性應對舉措。

        在全球化發展的“周期律”中, 每一個周期都開始于“實業的春天”, 發展于“產業的盛夏”, 轉折于“金融的秋季”, 最終陷入“危機的冬季”。以西方新自由主義主導的本輪全球化周期已經陷入危機的泥淖不能自拔, 逆全球化成為其應對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的激化、去工業化導致的實體經濟危機、資本主義自身發展的不平衡引發的各種復雜、尖銳的政治、經濟和國際社會問題的暫時性策略。

        四、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新型全球化是時代的選擇

        雖然逆全球化是以美英為首的資本主義國家采取的緩和國內矛盾與危機的一項策略, 得到一部分民眾的支持, 但如果認為全球化的進程將就此被逆轉, 則是短視的。逆全球化是全球化的暫時階段, 是不可持續的。

        逆全球化是不可持續的, 新型全球化已經在路上。以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為代表的逆全球化思潮的產生, 是其受制于自身發展的不力而采取的及時止損措施。無論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曾經主導推進的全球化, 還是如今由其主導的對全球化的“逆”行, 歸根結底是對其壟斷資產階級利益的維護, 注定不能順應歷史獲得長久發展。在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中, 全球化的初始階段即資本主義階段, 是為全球化的共產主義階段奠定物質基礎的必經階段, 在馬克思恩格斯的共產主義理論中, 共產主義的實現本身即為世界歷史發展演變的過程, 而這種共產主義的實現要在世界市場得到充分、健康發展的基礎之上產生。盡管這種全球化的共產主義代表的是人類發展的未來, 但如今世界歷史發展的航標已經指向正在崛起中的中國, 因為當代中國不僅成功地探索出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而且積極參與經濟全球化過程, 對世界經濟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黨的十八大以后, 特別是黨的十九大以來, 在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之下, 圍繞如何積極參與和推進經濟全球化這一議題, 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引導全球化步入正軌的重大舉措, 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支持, 體現出發展中大國的時代擔當。

        中國致力于“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 致力于“推動經濟全球化朝著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方向發展”, 這符合馬克思世界歷史發展規律的分析, 從根本上與資本主義狹隘自私的全球化相區別, 體現出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所預見的世界發展趨勢, 順應了時代發展的客觀規律。真正進步的、符合人類利益的全球化, 應該是開放共贏、互利共享的全球化, 逆全球化思潮是狹隘的民族主義, 不符合廣大發展中國家及其廣大群眾的利益。無論是反全球化還是逆全球化都只是全球化的伴生物, 全球化的總體趨勢必將在中國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引領下走向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康莊大道。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 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

        


      ]]>

      2019年02月17日 11:12
      1010
      土地經營權的設權與賦權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