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社科文論選摘 理論研究

      全球城市:國際關系研究新視角

      楊秦霞

      2019年02月20日 02:47

      汪煒
      中國社會科學報

         在經濟全球化時代,全球城市作為跨國公司、非政府組織和網絡信息的中心以及全球經濟、文化等要素擴散和聚合的節點,在世界層次參與國際分工與供應鏈管理。全球城市在世界政治經濟循環回路中居于戰略性樞紐,能將自身生產力和政治經濟狀況轉變成“全球控制的實踐”。

        全球城市憑借其巨量的經濟實力、世界政治的議題設置能力、社會治理能力、多元符號和意義制造能力,參與到國際事務當中。同時,全球城市亦調整著自身的角色,以適應變化了的國際社會。

        國際關系民主化倡導者

        國際關系的三大目標是和平、發展、民主,因而推動國際關系民主化、合理化成為新型國際關系的必然要求。習近平主席于2014年6月28日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發表60周年紀念大會上指出,所謂國際關系民主化,就是“世界的命運必須由各國人民共同掌握,世界上的事情應該由各國政府和人民共同商量來辦。壟斷國際事務的想法是落后于時代的,壟斷國際事務的行動也肯定是不能成功的。同時,適應國際力量對比新變化推進全球治理體系改革,體現各方關切和訴求,更好維護廣大發展中國家正當權益”。

        全球城市彌補了全球治理的“民主赤字”。當全球城市與國家、國際組織等外部行為體進行交流時,其所代表的國家主權不一定會喪失,反而會產生諸如在更廣泛控制下的一些自治權利,這種磋商發生在包括正式論壇、第二軌道對話等各種層次政治舞臺上。像倫敦、紐約和巴黎這樣的全球城市,越來越向布萊恩·霍金所說的“催化外交”靠攏,這一實踐推動了全球城市更廣范圍的外交決策和對全球事務的審慎管理。因此,通過成為全球治理的合法行為主體,全球城市傾向于在國際事務中通力協作,通過不斷增強的吸引力彌補全球治理的“民主赤字”。

        全球城市在全球范圍內的層次性體現了國際政治、經濟力量的傳導。全球城市網絡和世界經濟周期一樣充滿著動態不均衡,交替演繹著重心的極化和外圍的擴散兩種情況。當極化發生時,全球城市對網絡的控制力大為增加;而擴散發生時,生產結構就由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遷移,控制性資源從全球城市向半邊緣、邊緣流動,網絡內部“多國的節點”“重要的國家級節點”便向“全球節點”邁進。這樣,網絡內部出現一群以全球城市為目標并沿著這條軌跡運行的城市,即崛起中的全球城市。崛起中的全球城市說明,在網絡中的城市關系可以超越南北鴻溝和簡單競爭,使國際體系結構朝著均等化的方向邁進。

        維護全球化與自由貿易

        全球城市的興盛得益于全球自由貿易的拓展,國內外關于“全球城市”的界定通常都將其經濟實力和經濟開放度作為首要的觀察指標。隨著貿易自由而來的,不僅是資金的自由流動,還包括傳媒和資訊的自由流動、文化的匯聚和人才的流通,全球城市的自由貿易原則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國家的貿易政策。不同于民族國家時常祭起的貿易保護主義大旗,全球城市在全球化的貿易體系中處于自由貿易的引領者、維護者和推動者的地位。

      在當前的國際環境下,討論自由貿易對國際秩序的影響顯得格外有意義。比如,連任三屆的紐約市市長布隆博格強烈反對貿易保護主義,支持自由貿易,甚至為了應對全球氣候變暖,提出紐約更環保更美好計劃;現任紐約市市長白思豪在特朗普當選后發表聲明稱,紐約將繼續保持自由、寬容的經濟政治和宗教政策。

        全球城市的關鍵指標是,這個城市是否具備能力為企業和市場的全球化運作提供服務、管理和資金,而這要求全球城市在國際經濟交往中奉行自由貿易政策,維護或擴大自身的全球影響力。全球城市的決策者們維護和擴大自由貿易的開放政策,從而對沖了國際經濟秩序中的貿易保護主義思潮。

        為多元文化提供繁榮之地

        全球城市在全球經濟中所起的特殊作用,已經顯露出形成某種新的集體認同感的趨勢。這種認同感要求多元而非單一的城市文化政策,因而全球城市不再是美國式的“大熔爐”,而是具有不同文化淵源的移民和當地人組成的馬賽克式的社會,多元文化主義正在成為全球城市的精神主流。

        聯合國《2015年后發展議程》強調,文化推動城市可持續發展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即文化改變城市規劃和城市化,文化助推城市消除貧困,文化幫助城市應對環境和氣候變化。強化文化多元性與生態多樣性的聯系,可以保證全球城市在促進環境可持續發展中的作用。

        文化是全球城市保持其獨特性和競爭優勢的核心資源。多元文化構建了全球城市的精神氣質。全球城市作為世界城市體系結構中的一個有機體,大量的移民、社會思潮、藝術作品等物質和精神產品在全球城市交匯,創新與懷舊、先鋒與古典、新銳與頹廢在全球城市交織,互相關聯、缺一不可,引領全球思潮和文化的方向,探索全球治理的新未來。全球城市全面展示了阿爾君·阿帕杜萊關于全球文化潮流的五個維度,即種族景觀、媒介景觀、技術景觀、金融景觀和意識形態景觀,從而構成了復雜的、疊加的全球城市的精神氣質。

        現有的全球城市同時也是全球文化城市。2010—2014年均保持在前10名的全球文化城市有巴黎、紐約、倫敦、東京、柏林、維也納、阿姆斯特丹和洛杉磯,北京和巴塞羅那于2012年后進入前10名。不同的全球城市散發出的精神氣質,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一個國家、區域的文化軟實力。

       

        (作者單位:暨南大學國際關系學院)


      ]]>

      2019年02月20日 10:49
      931
      從馬克思主義視角看全球化、反全球化和逆全球化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