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課題研究 科研管理與服務

      關于成都市城市公共環境藝術工程專項規劃的研究報告

      宋揚

      2002年12月19日 03:02

      編者按:本文是四川省巴蜀文化研究中心譚繼和同志為成都市公共環境藝術工程規劃起草的研究報告,其主要內容已納入成都市城市公共環境藝術協會和成都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制訂的《成都城市公共環境藝術專項規劃》,付諸實施。
         
          城市是文明的發源地和財富的聚集地,是社會進步的動力。城市的公共環境,作為城市活動的載體和城市人流的匯聚地,其環境藝術的塑造和展現,體現了一個城市的文明程度、社會進步程度和對人文精神的重視程度,也體現了一個城市財富的綜合實力。所以,世界上的先進城市,特別是歷史和人文積淀悠久的城市都非常注意城市的公共環境藝術,把它作為城市進步和文明發展的重要課題。
          成都是源遠流長的歷史文化名城,又是正向現代化邁進的大都會。經過數千年城市文明發展史的悠久年華,又經過2300余年城市建設史的滄桑歲月,成都已逐步發展為富庶的天府之都、蜀文化的薈萃地、西南物流和商流的中心。國家已把成都定性為“三中心,兩樞紐”,又是首批全國歷史文化名城。在公共環境藝術上,隨著城市性質和城市文明的發展,成都也顯示出自己的特色和個性,有自己的歷史傳承。自古以來,成都就是一個“水淥天青不起塵,風光和暖勝三秦”的生態城市,是一個“詩人自古例到蜀”、“文宗自古傳巴蜀”的人文城市。改革開放以來,成都城市進入城市網絡體系完善和城市現代化的階段。舊城改造的現代化與歷史名城的保護之間的矛盾沖突,也體現在城市的布局、結構和公共環境上。在公共環境藝術方面也出現了“千城一面”的趨同現象,城市個性和歷史特色難于承襲和提升。為了改善和提高城市視覺環境質量,提高城市環境的文化價值,增強城市的可識別性和個性感,使城市設計與城市環境藝術理念有所創新,受市建委委托,由成都市城市公共環境藝術協會牽頭,與成都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等單位合作,開展了成都市城市公共環境藝術工程專項規劃的課題研究。該課題研究主要以成都市外環路以內的城區地域為規劃范圍。目前,該課題已形成下列成果:
          (1)成都城市公共環境風貌特色總體規劃;
          (2)成都城市公共園林綠化規劃研究(楊玉培執筆);
          (3)成都城市雕塑總體規劃(許寶中執筆);
          (4)成都歷史文化名城標志識別體系研究(譚繼和、祁和暉執筆);
          (5)成都建筑遺產識別體系研究(莊裕光執筆)。
          根據以上研究成果,特對成都市城市公共環境藝術工程的專項規劃,作如下探討。
          一、成都城市公共環境藝術的內涵與特色
          成都城市經過數千年歷史的積淀和文化的積累,其公共環境藝術形成了自身的地方特色和歷史風貌。總的來看,成都城市公共環境的布局和結構有不同于其它城市的三大特征:
          一是兩千多年來城名無變易,城址有擴展有變異而無遷徒。這樣的城市,在全國只有成都和蘇州兩處(后者城名有變易)。正由于城址不變,因而城市的再生力和重建力極強,城市空間骨架及結構的傳承性極強。歷史上曾發生數次城池毀頹的悲劇,但都能在原址重建和擴展。發展到現代,城市形態猶如一張大餅,越是城市中心,凝聚力和凝固性、密集度和向心力越強,形成以古城垣為單中心,一、二、三環路和外環路包圍的環狀圈層式和路網放射式相結合的城市公共空間布局。越是中心區,建筑密度越高。
          二是“二江抱城”和“三城相迭”的獨特格局的形成。成都自秦李冰開都江堰、“穿二江成都之中”以來,經過累代演變,逐步形成府河與南河(通稱錦江)環抱古城垣的獨特格局。雖然,現在城市大大擴展,但“江環城中”的格局一直得到承襲和發展。歷史上,成都“既麗且崇”,“亞以少城,接乎其西”。東為大城,西為少城(清代時為滿城),中為皇城。三城相迭的格局對今天成都的道路骨架與公共空間的結構有深刻的影響。
          三是城鄉融合,城市與鄉村有天然的聯系,有利于鄉村城鎮化進程和城市網絡體系化的形成,有利于城鄉一體化。成都城市發展的途徑,不是歐洲日耳曼式的鄉村城市化道路,而是亞細亞的城市鄉村化道路。成都古城就是有城垣的農村,城市人多為既農且儒,耕讀傳家。因此,成都古典城市是在靜穆的農業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是適于生活與休閑的城市。園林秀美,綠蔭遍地,古典園林與歷史古跡融為一體,是全國少有的保存有唐宋古典園林格局的城市。既有鄉村生態的特色,又有城市文化的特色,屬于馬克思所稱的“田園共和國”城市類型。因此,其公共環境藝術很早就形成了“田園城市”的特色。至今仍是現代成都園林風貌特色的一個表征。
          這三個特征是形成成都城市公共環境藝術的歷史特征和獨特個性的歷史依據。雖然,由于舊城改造及城市現代化進程的加速,這些特征正在發生急劇的變化,但歷史傳統的因襲與城市原有的人文觀念是難于改變的。城市格局和城市文脈有自己的發展規律。違背這一規律,就會付出慘重的代價,失去城市的個性和特征,甚至面目全非。因此,自覺認識本城市公共環境藝術的內涵,在歷史提供的基礎上發展、弘揚和提升,避免盲目開發和建設性破壞,創造優美秀冠的、富有特色的城市風貌,體現以人為本的良好居住與活動環境,是當前舊城改造和城市現代化的當務之急。成都城市公共環境的價值體現,就在對這三大特征所提供的歷史依據的認識和把握上。因此,本規劃重在對城市自然歷史人文條件和總體環境特征的研究,從把握城市整體風貌特色發展的可能性和前進的方向著眼,形成體現城市風貌特色基本內涵的規劃思路和調控機制。
          二、成都城市公共環境藝術的現狀及問題
          (一)城市風貌特色,特別是作為歷史文化名城的古城特色不是一成不變的,它順應不同時代的需求而有不同的變化。但這種變化是變中有常,常中有變,其固有的歷史傳統和歷史形成的優秀獨特的城市風貌、環境藝術是應該承襲的。目前,城市建筑和環境風貌在迅急向現代型轉變。在承襲歷史文脈、體現環境藝術的古城風貌和時代特征上,舊城改造和新區建設做了許多工作,取得了突出的成績。特別是府南河綜合治理工程在公共環境藝術上有突出的成就,大大改善了城市的生態和文態,承襲和弘揚了古城風貌。但在這種轉變中出現與其它城市相同的結構趨同化、雷同化,“千城一面”的弊病。除“江在城中”和“三城相重”尚可尋出其歷史文脈外,“古城風貌”實難于尋覓。對城市景觀的感知因平原城市的關系而缺乏較高識別性的標志物和城市天際輪廓線。城區中建筑風貌的混亂狀況也比較突出。環境景觀“硬”化,有特色、風貌效果好的城市區域和空間節點不足,影響了城市風貌的文化品位。
          (二)目前,成都已初步形成了綠地類型比較齊全的綠地系統。但綠量不足,尤其是綠地面積明顯不足。綠地建設發展不平衡,布局不夠合理,園林綠地質量不高,特色不突出,缺少喬木大樹。
          (三)成都是近代城市雕塑的發源地之一。城市雕塑在提升成都市雕塑藝術水平、完善城市文化形象標識、發展城市歷史文脈、提升城市文化品位上起過大的作用,特別是完成“九五”雕塑規劃,府南河風景線的雕塑,獲得很大成績和聲譽。但總的看來,雕塑建設還缺乏總體規劃,承襲歷史雕塑的優良傳統,發掘歷史文化內涵,也嫌不足。
          (四)作為著名的歷史人文城市,成都在繼承和弘揚歷史文脈、提升人文關懷上做了不少工作。特別是府南河綜合整治工程在體現以人為本的人居環境、挖掘錦江文化資源、實現人文關懷上作出了突出的貢獻,獲得了聯合國人居最佳范例多項獎勵。但總的看來,人文城市缺乏人文關懷,不注重歷史文化底蘊的維護和體現,不注重人文含量的培育和豐厚,這些問題仍有不同程度的表現,人文城市的特色也很不足,有特色的古建筑消失的多,保留的少。
          以上問題,正是我們在制訂城市公共環境藝術工程規劃時需要加以解決的重點。
          三、成都城市公共環境藝術工程規劃的總體思路
          根據對成都城市風貌特色的歷史和現狀及其存在問題的分析,確定今后成都城市公共環境的總體風貌特色應發展為:具有深厚歷史文化內涵特征和鮮明現代化時代特征的歷史文化名城、現代化大城市,其中歷史文化特征是精髓,現代化風貌是主體。二者需要相輔相成,協調發展。既要保護好文物古跡,又要使固有的歷史文化特征得到新的弘揚、再現和提升。既要有現代化風貌和時代氣息,又要注意吸收中外建筑藝術和環境藝術的精華,形成新時代豐富多彩、絢爛多姿的成都文化。從這一總特征出發,本規劃重點在城市生態環境特色和人文環境特色諸方面確定環境藝術工程的發展思路:
          (一)城市生態環境特色及相關環境藝術的運用
          成都城市布局,現在是中心外延式的環形圈狀。由古代到現代,經過歷史的發展和生態、文態的長期積累,成都城市逐步沿襲和延伸發展為市場繁榮的中心城區與林盤優美的鄉村郊區相結合而成的生態秀美、文脈雅麗的天府之國。到現代,城區雖然大大擴展,但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文脈和地脈遺產。從生態角度看,成都在濱水城市類型中是得天獨厚、獨具特色的水網密布、冬夏蒼翠、“二江環城中”、“春流繞蜀城”的平原城市。綠和水是城市的生命。成都城是水培育出來的碩果。它因水而生,因水而興,乏水則困,乏水則弱。近年來,成都城市規劃特別致力于城市生態環境的改善,尤其是把在衰敗中的城市中心濱水區域的復興作為改善城市生態的最重要課題,使城市濱水景觀大大改觀,這是解決現代城市空心化、濱水區域衰敗化這一世界性難題的有益嘗試。府南河綜合整治工程把城市中本來最衰敗的城市中心濱水區域,通過生態和文態的結合治理,復興為城市里最清新亮麗、繁榮富庶的區域,在公共環境藝術上體現了以水為母體,以綠為主調,以人為根本的深刻的人文關懷。這是舊城環境藝術改造的成功典型。日本建筑家毛綱毅曠說:“城市再次回到水邊是一場全球性的運動。”按照城市再次回到水邊的思路,我們的規劃在府南河中心段整治成功以后,正在實施其上下游的延伸整治,并逐步解決水源和水污染問題。以府南環城公園和大熊貓基地為代表的現代園林已形成點線面結合、城郊結合的城市園林綠化系統。當前,對三環路的建設已對其工程文化特色提出了研究成果,確定了綠色景觀長廊與藝術景觀長廊的發展思路。并擬將外環路以內區域規劃為城區綠地——三環路綠化防護林帶——外環路農田生態綠化帶三級,體現現代成都園林風貌的特征。
          因此,在生態環境藝術的運用上,主要是依據上述歷史特點,突出水與綠相結合的景觀效果,保護郊野田園風光并與城市建成區相滲透,使城市具有良好的自然景觀和生態環境,恢復歷史上“九天開出一成都,萬戶千門入畫圖”的綠色園林城市的特色,力爭在最近幾年內建成國家園林城市,遠期規劃則要向生態花園城市邁進。中心城區要構成綠網,形成綠系。在外環路以內的市域范圍,要擬定永久性綠地,以確保城市宏觀生態環境良性發展,并以風景名勝區、森林公園為外圍,以江河公路綠化為紐帶,構成城鄉一體化的“三圈七鍥十六園”園林綠化系統。
          (二)城市人文環境特色及相關環境藝術的運用
          從城市人文環境看,成都具有如下特色:一是自古以來即是蜀文化特征的匯萃地。古代蜀文化的四大特征:巢居文化、棧道文化、林盤文化、笮橋文化在成都都有歷史的積淀和現實的展現。而現代蜀文化的豐富多采、民情風俗的奇異獨特,在成都也有非常集中的表現。特別是旅游文化和游賞習俗的發達,“成都游賞之盛甲于西蜀”,“西蜀游賞之盛甲于天下”,是成都的特色。成都是適于旅游、休閑和居住的城市,被人喻為中國的“西雅圖”。二是歷史積淀厚重,歷史信息存留多。特別是地下遺址和遺物多集中在城區西郊。如:戰國早期開明氏船棺獨木棺墓葬地、殷商時代的金沙遺址和十二橋遺址、黃忠小區遺址、青羊宮隋唐窯址等,這些遺址構成公共環境藝術的特殊展示部分。三是傳統的城市空間框架沿襲的時間長。在城市演化過程中,古城的格局、空間形態、城市空間的整體組織方式及城市文化特征,一直保留沿襲至今,形成相對永久性的結構和環境認知的特色,有利于城市現代化進程中依據歷史城市的時間和空間參照系,構筑歷史城市景觀的有機秩序。四是有獨出蜀文化特征的古物、文物可作為城市的標志物。如金沙遺址的太陽·神鳥金箔圖案、漢代說唱俑。造型獨特,浪漫生動,均是蜀文化的獨特產物,可作為成都雕塑的標志物,是識別成都的獨有標志。
          根據上述城市人文環境的特色,制訂成都公共環境藝術工程規劃,首先要注意處理好環境藝術與時間、空間和文化三者之間的關系。城市公共環境藝術是一個歷史性的持續發展過程,它不應當割斷歷史,只追求時尚,也不應當固守傳統,只追求經典,而應當在歷史承續、時尚與經典結合的基礎上實現可持續發展。公共環境藝術是一種大眾藝術,文化是它的靈魂,特別要注意適應經濟全球化與文化多元化的世界趨勢,堅持文化的民族化與本土化精神。其次,制訂規劃的基本思路要明晰,符合實際。重在以歷史為軸線,從社會、經濟、文化和自然諸方面探索其地方形式背后的成都地方精神,以及地方精神所賦予各種物質載體的地方特色,作為塑造城市環境形象和城市風貌的基本內核。第三,重在整體城市形象的把握。本規劃在分析傳統城市空間框架的基礎上,將歷史上相對穩定的城市要素與現狀情況、未來發展需要相結合,確定出城市環境藝術未來的發展方向。由于成都歷代的發展都未能將“保護”與“發展”從空間地域上分離,使保護與發展這一對矛盾變得極為尖銳和復雜。因此,本規劃重在劃分出不同功能的建筑風貌區域和環境風貌區域,實施不同的分類調控和管理。大致分為:
          1.風貌特色區域,包括中心區大型公共建筑集中區、環城分區中心現代化特色風貌區、主城區南部科技文化風貌區,歷史文化風景區,歷史文化保護區。
          2.主城區和古城區的邊緣區域,包括府南河環古城垣歷史文化風光帶。
          3.景觀特色道路和風貌特色節點。如:城市廣場、重要交叉口節點、有關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和展現的城市節點。
          4.“三片一帶55個節點”的歷史文化名城展現體系。包括浣花溪、十陵和北郊三片歷史文化風景區、府南河環古城垣歷史文化風光帶以及軸線節點、古城節點和文物古跡點等55個節點,分別其歷史文化特點,設計運用不同的環境藝術。
          (三)成都城市雕塑的特征與環境雕塑藝術的運用
          城市雕塑藝術具有城市空間的標識性、城市文化的表現性和公共精神的指向性等功能,是一個城市的視覺標志和文化象征。成都是中國近代城市雕塑的發源地之一。20世紀40年代,劉開渠先生創作了孫中山銅像、川軍抗戰無名英雄像、抗日將領王銘章像。建國后新建了一批城市雕塑,特別是府南河建設的三組紀念表現性雕塑和熊貓雕塑,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根據成都城市歷史文化的特色,按照空間類別與題材類別對城市雕塑作出了整體規劃,分為一帶(府南河繞城沿河綠帶)六區和南北軸線與東西軸線上的若干節點,依據各區經濟文化的發展狀況重點形成和突出各自不同的特色的藝術雕塑,使成都雕塑藝術第一次納入整體規劃發展的軌道,以便提升城市的整體形象,創造出與成都悠久的歷史文化環境和現代化時代特征相適應的優美雕塑作品。用雕塑藝術展現城市公共環境的特色。
          (四)歷史文化名城標志識別體系的研究與實踐
          建立成都歷史文化名城標志識別體系,是成都城市公共環境藝術工程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促進以“人文城市”著稱的成都走向現代化的重要舉措。城市的歷史資源是城市的寶貴財富,城市的歷史特征是城市風貌的重要內涵。如何在城市環境藝術上保存歷史信息,體現歷史特征,是歷史名城現代化面臨的重大課題。特別是成都,地面歷史遺存較少,歷史特征難于體現。在古街道、古民居、古建筑和富有人文底蘊的城市環境日漸變化和消失的情況下,亟須對這些有歷史意義的地方作出標識,既可起到保護名城、警示后人的教育作用,又可在提升城市整體形象、促進城市名城特色旅游方面起到積極的作用。同時,還可用提升觀念的方式解決歷史與發展的矛盾,避免大規模的仿古建筑復制與假古董的人造景觀。在本規劃中,分為標志體系和識別體系兩部分。標志體系主要是現存歷史文化的載體,或將要興建的與歷史文化有關的標志性建筑。識別體系是重在已消失的、有痕跡可尋的歷史文化遺跡的提示與識別,注重“意”的傳達,載體形式可多樣化,以現代設計理念和公共環境藝術的技術手段溶入舊城改造之中。形式可以是遺存遺址的宣示和就地保護,可以是某建筑的局部嵌入,可以是鋪地或文字提示銘牌等等。該體系將以統計表格的形式調查標出中心城區的每一街街區的古建筑、古遺跡和歷史人物及事跡。并作出控制性的規劃提示,待每一街區改造和改建時再因地制宜實行藝術形式的招標。
          如上述識別體系能全面實施,則具有觀念上的先進性和實踐上的可操作性,將以嶄新的環境觀念和歷史厚重感奉獻給世人一個充滿歷史文脈氤氳氣而又生機勃勃的宜人環境,勾勒出每一處的歷史傳承。
         
         
         
          ]]>

      2013年09月28日 01:39
      25699
      關于彭州市發展文化、旅游產業的建議 WWW.8899R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