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ol id="72s72"></ol>
      <track id="72s72"></track><input id="72s72"></input>

      <acronym id="72s72"></acronym><ol id="72s72"></ol>
      <ol id="72s72"></ol><track id="72s72"><i id="72s72"></i></track>
    2. <span id="72s72"><sup id="72s72"><nav id="72s72"></nav></sup></span>

      <span id="72s72"><sup id="72s72"></sup></span>
      新書簡介 新書推薦

      《圖說中國民居》

      那仲良:我關注建筑,但對人在民居中如何生活更感興趣

      孫喜

      2018年12月27日 02:00

      丁楊
      《 中華讀書報 》( 2018年12月19日 09 版)

      上世紀60年代,對于美國匹茲堡大學地理學專業的博士生Ron?aldG.Knapp來說,中國還只是個遙遠而神秘的東方國度。他的博士論文題目是SpatialAspects ofEco?nomic and Social Behavior inT'ai-wan(《臺灣經濟社會行為中的空間因素》),于是他到中國臺灣進行田野調查,開始接觸到一些當地民居,對中國民居建筑有了最初印象并產生興趣。后來成為學者的RonaldG.Knapp中文名字叫那仲良,當時的他或許沒想到,他與中國農村文化、歷史地理研究結下了長達半個多世紀的不解之緣。

        從1968年到2001年,那仲良在紐約州立大學新帕爾茲分校任教,他關于中國鄉村物質文化的學術研究和寫作則貫穿了整個執教生涯。當美國出版人埃里克·歐伊(EricOey)邀請那仲良撰寫一本以中國民居為題材的普及讀物時,他已經退休。在毫無學術壓力的情況下,他這次面向西方有一定知識水準的非專業讀者的寫作依然保持專業嚴謹姿態。圖文并茂的ChineseHouses: The Architectural HeritageofaNation一書在美國出版后,得到從專業人士到普通讀者的廣泛認同,成為西方世界了解中國民居歷史及文化的重要著作,也是市場反響很不錯的長銷書。近日,該書中文簡體版《圖說中國民居》已在中國出版。

        《圖說中國民居》從中國民居的建筑形式寫起,大到民居的整體架構、具體組成部分的南北差異,小到建筑取材、用料乃至榫卯等細節,皆有巨細靡遺的呈現。其中“中國民居的生活空間”一章則用近七十頁篇幅講述了在中國歷史文化背景下,圍繞民居建筑的選址、周邊環境、室內陳設、家庭結構、倫理關系等民俗、信仰、心理等方面的考量,這部分內容是坊間許多中國民居題材著述中不多見的,很能體現作者對民居建筑本身以及“功夫在建筑之外”的更多信息、資料的爬梳與解讀。作者還從其多年實地考察的眾多不同年代中國民居中依照地域、建筑式樣、規模等因素選取十七個保存相對完好的范例,從北京四合院、江南宅第再到福建土樓、山西大院,逐一介紹,信息量豐富的文字和專門邀請攝影師拍攝的圖片相得益彰。美國歷史學者史景遷在為該書所寫的“序言”中感慨,“我曾一度感嘆未能及時從發展的洪流中拯救出中國的建筑遺產,但如今看來,也許為時未晚”。

        前不久,那仲良來到北京參加清華大學建筑學院主辦的中國鄉土建筑研究圓桌對談,與中國學者就“中美鄉土建筑研究在學科背景和方法論上的差異”等話題深入對話。對話結束后,他接受了本報記者專訪。說起中國民居話題,年逾古稀還在倒時差的他興致盎然。他表示很享受給大眾而不只是專業人士寫作的滿足感,欣慰于《圖說中國民居》中譯本的問世并對譯文的流暢和專業贊賞有加,說到關鍵處,不時用中文來解釋他的說法,翻開書頁展示談到的民居圖片,笑著回憶起幾則尚未寫入書中的考察和拍攝佚事……

          中華讀書報:關于中國古代建筑、民居的書籍并不少,相比之下,《圖說中國民居》最特別的是第二章“中國民居的生活空間”,其中寫到許多民居建筑之外的民俗、倫理等話題,這部分內容的必要性是什么?

       

        那仲良:我首先是一個人文地理學者。我當然關注建筑文化,但在這本書里對中國各地民居的呈現中,我最感興趣的部分其實是人在民居中是怎樣生活的。現在,中國的民居文化研究者也開始漸漸對這方面感興趣,并且做了一些研究。而以前,中國研究者更關注的往往是民居建筑本身。

          中華讀書報:在第二章不止一次提到了“風水”,這是個很有中國傳統特色又不乏爭議的說法。您如何理解“風水”?西方世界有和中國的“風水”理論相類比的情況嗎?

       

        那仲良:我不否認中國的“風水”理論中有一些迷信成分,我關注的是其中那些有著積極意義的部分,我會在研究和寫作中把這些提取出來。比如,中國人在民居建造前要進行建筑選址,這體現了中國人理解自然的某種智慧。談到美國人在這方面的情況,我們也會在建筑選址時加入對自然的理解,會專門在建筑周圍種樹,或者布置河道水道。但這最多只是一種無意識的自然而然的選擇,并沒有上升到像中國的“風水”那樣的理論高度,民俗習慣而已。

        中華讀書報:限于年代久遠,自然環境與人為因素的沖擊,古老的民居保存難度極大,您也在文章中說明,這本書中所包含的中國民居建于五百年前至今。我知道,這些年來您對中國各地民居的田野調查樣本數量和地域廣度遠遠大過書中所呈現的,在更為廣泛的民居考察樣本和資料搜集中,確定哪些民居個案選入書中依據什么標準?

       

        那仲良:《圖說中國民居》收入了十七個民居案例,而這本書的英文版包括二十個民居案例,其中有十五個案例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還有五個民居案例是我向往已久而一直沒機會去實地看看。所以,借著寫這本書的機會,我就去中國實地考察。另外,這些中國民居案例的選擇也跟我的前一本書China'sOldDwellings有關,那本書中案例更多。不過《圖說中國民居》中收入的民居案例基本上涵蓋了中國民居的不同類型,使之有個全面呈現。

        中華讀書報:您在本書的“致謝”中提到,希望長期被西方學術界忽略的中國民居研究議題能成為全面理解中國文化和歷史的重要視角。本書英文版是2004年出版的,十幾年過去了,情況是否有所改變?

       

        那仲良:這種變化很難具體衡量。這本書在美國出版之后,我收到很多讀者反饋,這些讀者告訴我,他們通過這本書對中國民居產生了濃厚興趣,希望能到中國各處看看,有些讀者甚至想要從事這方面的研究。這是西方世界第一本面向普通讀者介紹中國民居的著作,也是我寫的第一本以普通的非專業讀者為對象的作品,之前我寫的都是純學術著作。從這本書開始,我的寫作轉而主要面向普通讀者。也可以說,這本書成為我的學術研究和寫作的一個轉折點。

          中華讀書報:從讀者角度,這本書給我以多義性的印象。它是中國民居建筑史,也是中國社會、家庭結構乃至倫理民俗的一部變遷史,或許還可以被視為民居旅行指南。您希望讀者從這本書得到哪些收獲?

       

        那仲良:首先,我希望讀者從這本書的“優美”文字中獲得閱讀愉悅(笑)。我閱讀的時候喜歡大聲讀出來,也許我的讀者也可以這么干。這本書最初是寫給西方讀者,希望向西方讀者介紹中國的民居建筑文化遺產,讓他們知道中國的民居建筑之美。在西方,有很多介紹中國民居的書,但我覺得都沒有達到普及的目的。寫這本書的時候,當時中國的很多老民居還在,可以拍到很好的圖片,也沒有那么多游客。現在要再去拍,因為旅游開發啊等原因,就未必能拍到了。所以,這本書也有一定記錄歷史的意義。像你說的那樣,我在美國的很多朋友和讀者把這本當作旅行指南,按照上面介紹的建筑去中國尋訪。

        中華讀書報:您對中國鄉村物質文化研究已有半世紀之久,當初促使您投身這個領域的契機是什么?

       

        那仲良:我的博士論文是關于臺灣的,當時在臺灣做田野調查看到一些當地民居,于是對中國民居建筑多樣性開始感興趣。剛好七十年代之后我有很多機會到訪中國,在這個過程中看到了越來越多的民居建筑,越來越感興趣。然后我就著手搜集資料,為我在大學里的學術寫作做準備。就這樣,一本書接著一本書,一路研究和寫作過來。關于中國民居建筑,我最初并沒有很宏大的研究和寫作計劃,也沒想到會寫這本面對普通讀者的《圖說中國民居》,一切都是機緣巧合吧。

        中華讀書報:如您所知,古老的中國民居的命運在近百年來受到強烈的沖擊,中國的現代化和城市化進程使得很多民居消失,您覺得這是歷史進程中的必然結果嗎?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解決之道?

       

        那仲良:中國有一句諺語——有得必有失。因為發展,加上中國的人口基數很大,人們的生活方式也有所改變,這些因素都需要建更多的房子,也必然會帶來更多新的民居建筑形式。在我看來,中國的傳統建筑保護做得還不錯,中國保護下來的傳統民居建筑要比美國多。而所謂“拆”的過程,在中國的歷史中一直都是存在的。發展過程中,“拆”和“建”都是必然。當然了,如果有些有特殊價值的古老民居不該拆卻被拆了,就是傳統文化遺產的損失。

        以前有些西方人會誤以為中國把傳統建筑都拆掉了,尤其是北京,拆得什么都沒剩下。所以,我在這本書中特別收入梅蘭芳故居,還故意放在第一位,就是要告訴這些西方人,北京的名人故居有很多還是被保護下來了。

        中華讀書報:您的研究和寫作是否存在西方視角?這樣的視角有何利弊?

       

        那仲良:就像我從事這方面的學術研究之初從來沒想過會寫這本面向西方普通讀者的書一樣,我寫這本書的時候,也沒想過有朝一日它會被譯成中文在中國出版。如果中國讀者讀了這本書,覺得這只是一位西方學者對中國古代民居的誤解和錯誤想象,那我會覺得很失望。我做了很多田野調查,寫作時就是想把中國民居的情況原汁原味地介紹到西方去,所以,不存在什么西方視角。

        中華讀書報:關于中國民居的研究和寫作是否還在繼續進行中?

       

        那仲良:這本書出版之后,我就沒有再寫過關于中國民居的書了。我的下一本書是關于東南亞華人住宅的,還有一本關于中國廊橋的書是和中國學者合作的,2019年會出版英文版。

        (本書中文簡體版譯者任羽楠對此文亦有貢獻)


      ]]>

      2018年12月27日 10:01
      1389
      “清華簡”又新披露了哪些重要文獻 WWW.8899RI,COM